•     作为一个纯粹的视频导演,其实根本不该去趟现场的浑水。

        因为好奇,也因为客户一直拜托,所以我开开心心整理了行李从11月28日晚就入住了江阴,筹备12月1日的活动。开开心心在watchout里面排好全部100多个文件……本来一切都很顺当,很认真地盯了两天现场视频,还帮助弄了一些有关灯光音响的东西。没想到临活动前一天晚12点要求大改一个10分钟的片子,接到电话瞬间就冒火了。已经是整整两天没休息过的状态,还要通宵修改,第二天一大早彩排。

        香港那边的操机员已经跟着不靠谱的那位现场导演更改了差不多有十几次,听说视频还要修改,直接起身走人。

        拿着POR再是通宵更改,没有时间生成高清vcr就索性做了个ppt导出mov格式,真是牛逼。现场彩排两次包括正式开场,老娘就再也没去过。电话现场告诉他们我已经完全排好了视频的位置和节点,再也没体力去盯,爱怎样怎样,这本来就不是我的职责范畴,除非你现在加我现场导演费我才过来。说完关机,倒头就睡。

        我躺在宾馆里睡了十四个小时不带断,醒来后出外晃了一圈儿,听说活动已经顺利结束。想来想去,是真的不喜欢有大群人合作的状态,哪怕你给我一个现场导演的身份,我也宁可不要。更中意更擅长一切我来掌控,每一个效果每一种色调都慢慢调整的视频。像生蛋一样酝酿出一条片,然后面无表情内心狂喜地交掉,等着看别人赞赏的目光。

        好吧,起码这一个多月的折腾都结束了,等着拿钱吧。   

  •     强大的精神力,强大的生存力,强大的洞察力,强大的持续力。这是我最钟爱的品德。颠三倒四、朝秦暮楚、变化多端、软弱空虚……此类少女时代曾被一时蒙蔽的病态人格是没法在长久的时间洪流里永远保持领先姿态的。

        我不够坚定,就希望我周围的人足够坚定,这样我能振作精神走向理想彼岸。我不够热情,就希望我的爱人足够热情,这样我能大力回报付出用机智勇敢战胜困难。

        那,没有信仰的人生能不能成立?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你放眼望出去,满大街都是行尸走肉啊。

        所以那个电影我后来没再看过,所以我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活得灵活又狡猾,我曾经很爱的,其实只是幻觉。若真要化作人形对我说,一起吧,我却要上下打量,是不是你?是不是?这脸和口吻明明是,但心不对,完全不对,我要的是那样那样那样那样的,你都没有。一样也没有。

  • 末日 - [核桃]

    2010-11-15

        听闻外星舰队靠近的消息即将公开,我们都不淡定了。

        但是片子还是要做,桌球还是要打,凌晨一点准时回来看直播,随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其实末日没怎样,见一下喜欢的人,泡一碗味增汤,听听Devics,然后找个又大又厚的被子钻进去赶紧睡着。我愿死得四分五裂,不愿活得缺胳臂少腿。

  • 金逆 - [核桃]

    2010-10-10

        金逆时代,在网上购书,顺便当着PUNK音乐。

        围巾什么的,戴着鬼里鬼气,穿豹纹高跟鞋,走到歪倒。我们几个顶在门口吃香烟,我喜欢看小姑娘吃香烟,散着头发,笑起来展开的牙。

        速度必须放慢,不能再逼自己了,快乐的事情本来就掌握在我手。

        这样想着就理所应当得很,沉重的肉身或思想,就理应随着决定抛到九霄云外。我所恐惧的是空虚,甚于寂寞甚于孤苦。这般不满意着眼下的自己,肤浅、懒散、不思进取…可我又由衷地渴望着展开,像鸟雀展开羽毛,不顾一切飞向天空,怀着对空虚狠狠的抵抗。

  •     醒着的时候你在身边,睡着的时候你在梦里.\

        你可以令时间变得很长,即便交谈也像沉默,细碎的笑声流散在空气中。我们误打误撞的几年,走到如今,我总是迷恋你让我安静下来的力量,在你身边,一切都是可能的,一切都是静止的。我们简单的喜怒哀乐,一如儿童。

        不要离开我,就如我从未离开你。那些变换的事物在我们身边匆匆过,将仅有的深情封存给你。请忘了我绽放给旁人的爱和欲望,我的时间线用你名字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