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urple rain - [开水]

    2010-11-26

        记得去年冬天无意间看了Prince的电影,一直耿耿于怀。今日看围脖很多人都在说他,好心的DJ贴出他的老歌,一首首温习,真的很棒。

        这是多老的歌,那一年我才出生不久,83年的电影the ciment garden,以及这部84年的电影purple rain,都是瞬间惊艳的电影。我也真想回到老时光,那时什么都是慢的,你可以拥有许多时间去思考去回味去阅读。嘈杂的现实社会我逐渐跟不上,也不太想去跟,很羡慕窦唯能够做到宠辱不惊,虽然旁人那般评价,但做一个安静的家庭煮夫应该也是他的意愿吧。

        记得之前看过他的画儿,很个人,是得放弃点了,你说我工作也好,购衫也罢,是为了什么?以前我曾觉得为某人某事而执著是种很厉害很猛的品质,现在想来其实那都只是“不自由”的表现罢了。

        接下来的人生,要好好思考怎样活得更洒脱,跳出任何他人自身的樊牢,无牵无挂。

  • 月亮写的歌 - [开水]

    2010-10-11

       

       

        俄罗斯摄影师做了一个月亮形状的装置灯,然后带它去很多地方,放在那里,给它拍照。

        从天上掉到地上,月亮照出石头的斑驳,照出人脸的褶皱,宁静是比什么都好的疗伤剂。很喜欢这组照片,拿出来分享。希望也能平静柔和如月亮,不做热情却灼人的阳光。事实上我没有过剩的爱、疯狂,只有这逐渐衰老的躯体,逐渐丰满的经历。

        不会写浪漫的诗也没有好嗓子唱歌,没有力气紧紧拥抱,绵长接吻。留住月亮心,阴晴圆缺却始终不改其形。   

  • 非如此不可 - [开水]

    2010-09-25

        原来还是会有些时候,那钟声当当当响起,对我昭示: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我良善地垂着双眼,梳起高高的发髻。在我衣衫混乱,满面油光的时候,还有人对我微笑,告诉我说我很可爱很聪明,那种时候一点也都不骄傲,就是光光想哭。

        被完整地毫无保留地接受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为此我也愿意赌上一切去回报这宽容。

        空气里的每一个分子都在游动,灵活而轻盈,这风帖服我面,又旋转而去。夜色也好,日光也罢,迷醉无处不在。仿若整个大千世界都是幻觉,或者,真正被幻觉俘获的人,是我。

  • 北.烟尘与迷失 - [开水]

    2010-09-11

        我已经忘记北京原来这么大,所有的车在高架上都显得娇小无比。

        一切在这里都是不现实的,我所熟悉的城市应该是灯红酒绿,人们面目冷漠穿戴靓丽的,不是这样的灰色与空洞。我曾经在这里滞留很多年,这里存留着我最深的恐惧与绝望,源自深深的“不现实”感。对于北京,我始终都没法有“我在这里”的自信。

        在这座城里所渴望的爱情,是彻底同化的爱情、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个人能与我一样体会这不切实际的感觉,与我一起分享对这座大城的恐慌。

        好吧,我很快会回去,又很快要回来。只是我们的车穿过这座大城的时候,我在街上看见了很多个自己,永远戴着耳机紧闭双唇,永远不屑与沉默。也看见了那些年里深爱的某人,不知道他是否也曾如我一般恐惧和无所适从,我们是否真的曾如我想象那般惺惺相惜。

       

  • 给我一支烟 - [开水]

    2010-09-07

        给我一支烟,我就不会淘气。我喜欢的辣乎乎的烤鱼也都不在视野里。给我一支烟,你便有人陪伴,宝贝,不要在午夜哭着和我MSN吧。

        我说不出口:“一切都会好的。”对你来说一切都是差劲的。你是最善良最温和的宝贝,金头发的宝贝,爱情的宝贝。我该怎么办呢我们都那么老了,可是我还是想叫你宝贝,还是想在喝咖啡的时候跨过桌子抱住你让你哭,看你把恋人的照片一张张烧烧掉,多么牛逼啊宝贝。

        给我一支烟,我们一起做石雕。不管路人来来往往,不管生命起起落落,我只有你遇到操蛋的事情时才会出现安慰你,其余的时间里我是透明的没有的,我是别的世界的别的星球的,我也真是自私啊宝贝。

        没关系,只要给我一支烟我就会陪在你身边,不讲话听你说,听到太阳落山太阳升起。你看,你的男人总还是爱你的,他如果要离婚娶你你就去吧,我们已经老得发生不了罗曼史啦,你也不要管别人离了婚跟他去吧。你们去台湾我就去看你们,吃点小吃嚼嚼槟榔,我会说愿主保佑你们阿门,然后一直笑一直笑笑到阳光穿过我重新变成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