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血鬼 - [核桃]

    2007-07-10

        我们都是吸血鬼,对吧,妹妹?

        紫颜色的,美的,阴暗的,都是我们盘子里的菜,对吧,妹妹?

        我从来不认为生命有多残酷,也不认为自己有多坚强,反正一路游离着过来,声色犬马地,欢天喜地地,我们一直都在一起。风呼啦啦,云也在走动。要太多的人注定得不到幸福。

        我们都是吸血鬼,脸色苍白步履飘逸。我爱我的堕落和快乐,爱我的人也都必须完全接受。你明媚地对我一笑,美如天仙。我心脏振颤颤一抖,谁吸了谁的血?

  • 咪咪流浪记 - [水果]

    2007-07-10

        又戴起那顶又大又软的帽子,穿上jonniewalker演唱会上派送的黑色男式T恤衫,套上硕大的迷彩短裤,灰色拖鞋,棕色皮包,我变成了流浪咪咪。

        这是一个很闷热的下午,开完会,我们都很不开心,节目部的编导累死累活还被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少爷yoyo更是被老板点名批评,午饭时直系领导还批评了他的衣着。我们恹恹地吃着面条,他说要离开,说随便哪里。

        每次听人这么说我总会跳将起来:跟我走跟我走!

        那……跟你去哪儿呢?

        不知道,总之我们一起走!

         离开,是多么美妙的事情。离开,是多么令人血脉膨胀的事情。离开一个人一座城市,意味着将有新的可能性向你展开。这是yoyo当时离开无锡的原因,他说“不好玩了,我就走了阿”。我们吃完饭,去看场地,结果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我很愧疚,yoyo要去小七买衣服,于是我们叫了出租车直接杀去。

        3点到5点,yoyo终于买到两件他喜欢又不有碍观瞻的衣衫(导演受不了他那敞开的领口和骚兮兮的挂件)。还有一双紫酱红的系带布鞋,没有logo,纯色,相当好看。我心痒,实在自制力差,买下T恤一件短裤一条凉鞋一双吊带裙一条。

        我们在炎热的黄昏坐在南京路,看着来来往往行人追溯各自往事。后来去吃火锅,汗津津的,笑嘻嘻地边涮锅边玩成语接龙,从我们喜好的SEX话题谈到红楼梦,再从红楼梦谈到金瓶梅。貌似这是第一次和yoyo深谈,说到童年,说到出镜记者班的种种,说到他最好的朋友小平,说到学校,我们沉默着,笑着,发呆着。

       

  • 阿鹤 - [水果]

    2007-07-07

        阿鹤从西藏回来了,在北京,很快去福建。

        今天阿鹤过生日。我说生日快乐啊,阿鹤很开心,叮嘱了一大堆的。什么小心身体什么要多吃板蓝根,说没机会请我在北京吃饭,要我去新加坡看他。

        新加坡是个很神奇的地方,为什么是新加坡呢?

        我从来没想过阿鹤会和新加坡有关,更没想到我是真的决心独自去一次新加坡。生命里有很多浪漫的事情,阿鹤绝对算一件。阿鹤漂亮的眼睛,棕色的头发,白色衬衫,一切都仿佛和三年前一样。我渐渐要忘掉上次我们见面的事情了。阿鹤跑来跑去,我留在上海,阿鹤在西藏阿鹤在尼泊尔阿鹤在北京阿鹤在福建阿鹤在上海阿鹤在新加坡……

        总算是可以期待一下,一年以后,阿鹤会来到上海工作。那时我还在么?应该用哪首歌来标志阿鹤?淋着雨,感谢阿鹤这样开朗健康地给我光。但是我又有什么能回报阿鹤的呢?我只是一个吸收阳光的黑色球体罢了,阿鹤你好好过日子,我会永远记得你的笑容和温度。

        谢谢你。

  •    

         L!VE IS…Karen Mok  又名: 拉活 / LIVE  发行时间: 2007-11-30

        个女人出新砖了,写完两个稿子发现过了零点,网际快车B得像飞一样。林林总总。别的别的,配乐妖异意图艳舞无奈萎靡。

        Live/DIVA/隱隱/台/散/安可/日場夜場/頭號粉絲/請把手機關掉/其實我一直想對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