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0

        今天有个小女僧私信我问我还信不信爱情,我就说了一通很禅的话,打了一番太极,结果她便不再回复。

        这个事情是不能说实话的,她要听的,无非是我比她惨,或者告诉她你不算惨。那些来找我的女僧,很多都怀着奇怪的同情心,认为我这样经历的女人一定会和她们惺惺相惜,而那些男僧则都觉得自己会是我的那个“悲伤孤独”终结者。

        都大错特错。

        我的经历是为自己的错误和冲动买单的结果,这并不意味着我能用同情的心态来听取你们的情史,相反,太多的经历使我现在对待此事的态度格外黑白分明,不暧昧不徘徊。我跟你讲说你要拿这个,我跟你讲说你必须做好准备失去哪些哪些才能得到哪些哪些,你不听,还接二连三问,我就觉得对牛弹琴,没兴趣讲了。

        我绝不是那种闺蜜一哭也陪着哭陪着痛骂负心郎的女人。相反你哭,我帮你分析你为何哭,你舍不得那人,那你的问题你哭我也没辙,你恨那人,那我帮你想招弄死那人,这才表明我的忠肝义胆。

        男僧也都误解,老子孤单悲观寂寞是常态,乐在其中,况且我刮了眉毛一沉思看着就是苦楚的脸。

        最近有大片空白时光自己呆着,除了策划和讨债,剩下的都不用来工作,看电影看书闲聊,都好过紧张地想着到处“拉米”,我啊,始终都不可能是个生意人。那些俗世的成功总看着特蠢,年薪几百万又怎样?我只祈祷父母身体安康,爱人朋友幸福宁静。我呢,一直做自己热爱的事业,不断进步,就好。

        对了回到信不信爱。我只能说现在我信,我信的状态就很上进,积极,渴望为社会做贡献,对身边人负责,勇敢,坦率。但如若我爱的人不再爱我,我就不信,我不信的状态就充满破坏,我仇恨一切,勾引男男女女,睡完就扔,洋洋得意依靠他人的信任和爱来换取我所想要,不靠谱,堕落,逃避,渴望死。

        我就是这样,只信这个人,他的状态决定我信不信爱,那你们还问我个毛?我原本就是这么弱的,别以为成天张牙舞爪说狠话就真的很威猛。

        很多人都误解我,以至于我真正的好朋友特别少,不过我无所谓,还真怕被太多人了解。我只是个薄脆的笨蛋,只是个会耍嘴皮子的空皮囊,我特别依赖的那么几个,我深深爱着你们,即便我不说你们也不能不知道。我用我的心啊手啊嘴啊表达了这么多这么多,我很忠诚,不乖但忠诚。

        这是我唯一的优点:绝不在我所爱之人背叛之前先背叛。

  • 画画咯

    2011-09-18

        可乐骷髅短片进入人设阶段,为了省钱,只好自己上阵用OC画图,很久不画图。

       

  • 成人礼

    2011-09-16

        想以某种形式给自己一个成人礼,以前总弄纹身,失恋了去纹身,过个生日也纹身。有没有新鲜一点的方法?

        成人便是那种你做的事情越来越程式化教条化但是周围的人却都越来越因你而高兴,他们说你长大了,你却觉得自己很枯燥。

        昨天坐在马桶上站起来时忽然看见镜子里的样子,惊觉似乎长成了自己一直想成为的那个样子了。大卷发,烟熏妆,黑上衣,神态疲倦淡漠。酷女什么的,原来真的装扮成这个样子也就这么回事,没觉得那么酷。

        认识了很多人,却像根本谁也不认识,他们说着话,我陪着说,逗大家高兴,大家都很高兴。我觉得这一切空虚得要命,人脉啊,项目啊,金钱啊,都是SHIT,但我好脾气地呆着,努力解释和推进每件事的发展。

        睡前总有不愿再醒来的想法,是啊,这世界还有很多好的风景我没看,爱人也还没在旁,他的眉眼发肤还没当着我面缓缓凋零,怎能这么快死去?但我没能量活着,气候转凉的时刻快到了,厌世也将愈演愈烈,怎样撑过这灰色的半年,我很想知道。

        要不做个宽容的老太太吧,认真工作,认真学习,对人友善,至少没有坏处。

        或者去看小说写小说,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完,好好做,开不开心无所谓了,大家开心就好。忽然觉得我其实挺愿意做个没有存在感的人,隐没起来,留在大家记忆里,淡淡的,自己一个人跑掉。

  •     这个夏天值得纪念的事情不算多,平平静静地过去,柜子里放着没有来得及扯掉吊牌的裙子。我有种古怪的预兆,也许今后的每个夏天都将如此不咸不淡地度过,明明忙碌了很久也一直在讲话,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今天终于看见了月娘,她躲在厚厚的云层里面,欲言又止。周边的高楼将它环在一个洼地里,拿灯光射她,令她越发恍惚。

        去期待有什么东西来撞击我,改变我,彻头彻尾震惊我……这样的期待多么幼稚。

        为什么期待陨石降临在自己头上还指望能够大力到搬起它不让它下坠?开始有意识抹杀掉某些渴望和悸动,敞开大门让衰老和麻木进驻吧,我不在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埋怨或回忆的,我的青春毕竟很认真很用力地度过了。

        文字也得克制,以便酝酿成另一种铁汉柔情的调子。

        天气转凉了,我体内的乐观勇敢热情也随之冷冻结冰,年年如此,周而复始。或者也不要再拿季节做借口,起伏跌宕有道在其中,好好感知顺应它便是。

        夏天过去了,不要害怕。

  •     所以博客越写越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