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没有捷径

    2011-08-22

        小姝说越爱睡懒觉的人脾气越硬,我比她还爱睡,由此可见,我是个又懒脾气又硬的人,有时候拿自己很没办法,明明要工作,还在玩,不是捕鱼就是围脖要不就逗逗多多或躺下来想吃什么东西……

        但是很多时候专业这个事情还是要耳濡目染,现在这个工作组里有个曾获得全国十佳制片称号的牛逼制片,哪怕是如今这条对他来说的小片,还是很认真地沟通,丝毫不因为预算少而疏忽。这种态度自然影响到我,加上后期美术也是个较真的人,每个镜头的构图和色调都做到万无一失,不由对这些工作同事有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在不眠不休的情况下研究透彻40多个VOLVO汽车广告做出了一个脚本,制片相当满意,北京的现场拍摄虽然有双机,但却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没有灯光条件,看来这次的重头又将落在后期。

        我已经很久不曾如此进入导演状态了,好的团队看来果然是能极高提升战斗力的,希望好好完成这条片,争取能交出让客户满意的答卷,也希望能够一步步向着更高端的片子迈进,专业没有捷径。

  • DEEP BLUE

    2011-08-19

        深蓝,和一个金色三角形。我喜欢这件T,胜过一切旧的新的T,稳固的三角形,深蓝,神秘的存在。

        站在红灯的街头比大多数人往前进了几步,忽然置身穿梭的车群里,五官都仿佛闭塞了一般。我的时间误差了,五分钟的误差催我快步走,车辆撞上我的头,各种颜色的浆液满世界溅,谁因此为我坠入黑暗都与我无关。

        把面具细心缝补,要毫无差池啊,活泼可爱聪颖能干,要营造这样毫无差池的面具。白寥寥的脸冲着你们,又笑又沉思,我需要更多头发来遮住我的眼睛。

        那些能让我从梦里也笑醒的温暖,是飞蛾翅上的粉尘,是眼里郊外的星光,树叶上沾着我的皮屑,土地上残留我的香水,封闭窗户里的影子与巨大热带鱼缸。

        远处闪电如舞台背景灯光般照亮半个城市的高楼,宣告某某某行将淹死。

        但我仍然很努力,用尽聪明才智丢光自尊脸面地努力。我蜷起肩膀,这标志着我要开始努力,我还蜷起脚趾。很困,又无效,失语的苍穹,一条行将病终的老狗,我要跟着它去向高速路的尽头。带着小刀和书本,我要把耳机里的音乐调到那首最爱的曲目,但报道始终不会是这样的:

        她躺在318国道转弯口,单曲循环着斯梅塔那《伏尔加河》,包里揣着一副塔罗牌和《神谕之夜》,钱包里剩下二十一块四毛钱,被碾成鲜粉红色的肉泥。

        得好好找找那支深蓝色墨水的笔。

  •     若是要我做一个可以自己决定的老人,真想成为那个吃面包片的老男人。

        每天在同一间酒吧吃同样口味的面包片,就一杯酒,认真专注地吃掉它。

        遇到好奇的人问,就告诉他们:因为实在是好吃。

        酒吧离我的家大约三百步之隔,我穿着舒适的棉麻裤子,穿过绿化不错的街道两边,回到房间。

        我要做个老男人,隐在人群中无声无息,最普通的男人,皮肤甚至开始散发出老人腐朽的气味。我依靠三百步之外酒吧的面包片生存,偶然的失眠依凭短暂而有效的自慰,我不饲宠物,与比我年长几岁的女人约会,不提她的家庭。

        我专注地喝酒,阅读,听维瓦尔第的交响乐时会感动得落下泪来。

        我能够坦然面对相册里年轻时的面孔,以及身边常青藤样缠着的姑娘,想起她们某次头发映着阳光泛出的奇特铁锈红,想起她们平潮的胸脯,想起夏日裙裾下结实的白藕样的腿。我在路上认出过她们其中的一个,面孔如缩水般紧皱,目光浑浊而认命,身边是同样垂死的老伴,两人怨怼的表情看上去似乎都盼对方先死。

        终于等到这样一天,欲望全部耗尽,早年的理想在如今看来遥远而陌生,我曾经获得过的,至今得不到的,都因欲望的流逝而变得不再重要。

        最后我既没有成为上福布斯排行榜的富豪,也没有成为沦落街头的瘪三,而是像现在那样是一个普通的吃着面包片的老男人。我以我接近虚无的肉体容纳虚无的魂灵,独自咀嚼我对世界的诠释。死的无论哪个时刻,都是顺理成章的。

        我便想做这样的人。

  • 旧时偶像

    2011-08-15

        其实我一直关注张浅潜围脖的,还曾给她写过长长的信。

        可她老了,困顿着,咒骂所有胆敢欺骗她情感的人。一个快四十的女人还在为爱情纠结,不得不可谓凄凉。她原应该转换了角色成为谁人妻子谁人母亲,或者索性洋洋洒洒早已跳脱凡俗之情,有蓝颜数枚,满心欢喜。

        郁结、寂寞、孤独……这些那些的负面,到了上年纪,就不该拿出来示人,不体面。中老年人的情感,也不方便像年轻时代那般浪荡不羁,谢贤和狄波拉毕竟是特例。更多的是周润发携其妻,任达华携其妻,没有张扬的秀恩爱,每个公开场合十指起码要勉为其难扣着,微笑也要得体合适,你的丈夫或妻子与你驾个名车挎个贵包一样,早成了某种身份的象征。

        你要秀幸福,演安定,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人,我是个靠谱的人,请和我打交道吧。

        你年轻如玉的时代,颓靡衰败时会有人跑出来打着渴望拯救你的旗号来睡你,你年老时的颓靡衰败只会让人远离你鄙夷你,人们不再愿意看见一个中年人以奴隶的姿态跪拜下来渴求感情和自由,太不堪了。

        她不再美丽,她的文字和相片都让我感到某种如坐针毡的难受,我得把她翻过去了,像扯掉一张旧日历。

        每告别一个旧时偶像都感到类似背叛,我已往前,可她仍留在这里,她应该裱进旧时的记忆而不是随我奔跑的足印一路跟来。去吧,小提琴,细嗓音,去吧,二十五六岁时那凛冽的表情。

        即便痛苦毫无预警如暴风雨般忽然来袭,也一定用肩膀扛住。必须活下去,只有活才能遭遇奇迹。只有活才能知道界限。旧时脆弱的偶像我会亲手埋葬,连同旧时脆弱的心,如今要细心镀上金和银。

  • 双生光

    2011-08-12

        我也真的渴望你是我的双生光,渴望有更高级别的人跑出来跟我讲:不要犹豫啊孩子,要忍耐,忍下这些年华这些苦,你的孪生伴侣就会和你在一起永不分离互为血肉。

        但万一不是这辈子呢?万一不是这个人呢?

        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想亲自与我的双生光面对面相认,说:果真是你,别的人断断不行,你无人能替,我爱你爱得自然如呼吸,你在与不在,气息和温度都如阳光与尘土那般围绕我,若你消逝我也断不能独活,我的灵魂因你而丰盈,你的离开就如生生截我四肢剜我内脏。

        总觉得必须两个人都深深这么以为才是对的,路路和我不约而同想到了梅花三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