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跌宕

    2011-08-09

        被侮辱与损害的,你们有福了。

        这几日捷报频传,单子激增,最令人兴奋的是,好友邀请我们入住他的工作室,最先进的设备和最新的软件,地段又好,装修也是业已完成的,在这样的工作室里,谈什么客户都不在话下。

        虽然不知道这么优厚的合作条件结果如何,但我们并没有任何吃亏的点,何乐而不为?

        整个精神面貌也都不一样了,我决定好好调整下作息。和小姝初步把品牌的名称定下,LOGO和其他全套VI的设计也都蠢蠢欲动,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虽然整个八月水星逆行,但我仍愿意相信所听到看到的是美好未来的前兆。我渴望成为更强悍更不易被击败的那个人,也渴望成为一个保护者牺牲者,为我的朋友们,为我的兄弟们,为大家的美好未来做些什么付出些什么。

        得去求个佛什么的,嗯。

  •     这么GING的性格,全怪月天蝎。

        但我自问作甚也都对得起良心对得起他人,我只是按照我认为你喜欢的方式去做,你不要管我的动机是什么,真相是什么。

        你喜欢荡妇,我立马LANG叫,你喜欢纯妞,我瞬间含羞。我是最最著名的巴巴爸爸巴巴妈妈巴巴拉拉…这是天赋。只有在面对完全无感的人类时才能飞扬跳跃,射向天空的鱼,遁入水里的鸟。我暧昧潮湿地看着你,眼里闪烁着弱逼的小清新光芒,认为看见我的软弱你会感觉强大。我用力扣下酒杯向你伸出中指告诉你你敢耍我你就应该立马去死,别害怕,那只是我以为你会喜欢被呵斥的感觉。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猜测着你的心思,成为每个瞬间里能够贴合你愿望的人,这便是我变态爱的方式。

        我私下揣摩了很多很多浪漫偶遇清新桥段,每个细节都精心安排,但时机一旦差错便觉得做不下去,不懂应对。我一边慨叹着一边恨恨地,怨怪对方毁了我的好,就像怨怪客户推翻了我的创意。

        我有那么多的恨,总是在恨。但谁看得出来?

        大体上,我是良善的,负责的,有上进心的。爱一个人就全部都要,每一分每一秒,但这不是人类能承受的方式,我便开始惊恐,人类之间有那么多的差异,我完全不知道这一个和那一个相比,自由的需要有多大差异化。每次感到困惑时便想着算了,恨意在心中绕转三万圈之后奇迹般彻底消失,我走出去,看着繁华的都市,换上一身新衣裳,遇见一群新的人。

        我看见同样暧昧的眼睛,同样欲言又止的行事方式,我从来不会停止恋爱,对象永远是那个“你”,如果你正好在某个时间令我失望,那你便不再是你,如果有人在某个时间弹奏了我的灵魂,那他便成了“你”

        我以某种永恒的纯洁,等待着百分百的恋人向我走来,为此我愿意相信午夜的阳光,白昼的星辰。我可以等到冰岛的雪山全数化尽,非洲的阳光不再炽热,但你必须是你,不然我会头也不回离开,带着凳子和防晒霜,换个地方接着等。

        我觉得我是遇不到我的百分百恋人了,也许应该退而求其次去找那个相处了多年的百分之九十?那个对我唯命是从的百分之八十?那个英俊倜傥的百分之七十?那个多金优雅的百分之六十?

        但谁也不是百分百,我要我的百分百,有些时候这渴望高于一切,这渴望爆发出的力量弄伤了我,我为这不存在的恋人黯然神伤,痛断肝肠。我伸出手,这双柔弱的手,但你若说我柔弱,我偏要说强硬,你若说我强硬,我偏要显柔弱。我不知道在生谁的气,我总是那么生气,气呼呼地入睡,气呼呼地起床。

        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想成为一个小姑娘,像青春期时渴望成为一个成人那样强烈的渴望,退回到保护圈,等待一只张开的手掌在头顶拍一下,两下,摩挲摩挲,然后离开。

        我需要这个,比一个湿吻,一顿熊抱,一次HIGH炮更需要。

  • 群众的安慰

    2011-08-01

        今天是扒衣贱军节,我很不开心,生了一整天的气,下午边哭边打泡泡鸟。

        再次深深感到被骗了,因为相信是朋友,没签合同,结果被压价,话还说得格外无耻。哭的时候想起很多前尘旧事,觉得被骗有年头,自从工作以来,这样的事情屡次发生。

        王小姐最体贴了,一直在劝我,还做好看的iphone套给我,真是sweet...M默默帮我练起我荒废已久的盗贼,帮我把天赋洗成了“毁灭”,嗯!毁灭!Z童鞋一直在帮我支招怎么弄那个骗我的女的,我说要不你帮我去QJ掉她算了?Z说那个他不擅长,就要去尾行,去她家然后弄她车子啊什么的…好幼稚…Z很认真地说他有空也有心帮我做这个事情的,关键是还免费。

        Z同时还注册了一个“和风物语”,陪我玩这种低级趣味阿姨都不要玩的游戏……真是好人。

        有时候觉得有很多人对你好是幸福的,被依赖也好,被照顾也罢,是幸福的。让我退化成平凡的姑娘吧,没有满脑的迷幻乐和阴郁小说,只有琐琐碎碎的语句和关怀,变成路人甲也没关系吧,你们继续爱我吧。满满的,疼痛的时候被抚平伤口,绝望的时候被拉出黑洞。

         自卑,那种“有朝一日会停吧?”“凭什么爱我?”的念头止不住要往外涌。

         所以我总是沉默等待的那一个,像没有脚不能自己奔向幸福的植物,等待他人给予肥料和养分,努力吸收下来,伸出最好的枝桠花朵给人看。

         啊,米纳萨玛,我会继续做一个好人,像米纳萨玛一样好的好人!明天再害怕也还是要继续战斗!

  • 轨道

    2011-07-31

        生活重新步入熟悉的轨道,做片,吃夜宵,打桌球。

        也许过几天还是找熟人三国杀,我们手里那么多新的武将,每次选将都要研究十几分钟。

        下午三四点的太阳不大也不小,高架下的人们匆匆忙忙,我戴着墨镜谁也不想看。但得看看车来的方向。这样慵懒的生活需要用一些东西来刺激,或者是每日定时去锻炼下身体,我的精神状况一直那么差劲,睡眠量需求远大于一般人。

        我喜欢夜晚的灯,以及穿着夹趾拖行走在马路中间的感觉。

        九球连输五局,姿势也被嘲笑超级难看,没有别的女生潇洒的顶骻动作。在重新点上一支12毫克的金上海后,我意识到我始终是那个不优雅,粗糙,大条的假男生。我觉得自己是一匹马,有金色的鬃毛和坚硬的蹄子,在这个世界里飞奔,跳跃,不管脚下万丈深渊。

        忘我玩耍之后,忽然找到自我,就像与爱人久别重逢。果然是自恋。

  • M2的尴尬

    2011-07-29

        昨晚12点已经换上睡衣靠在床头拿着PAD要玩泡泡小鸟的时候被W桑的电话叫起来,他超级激动说邝盛导演在M2,要我陪他去认识人家。

        我纠结很久,不想起床不想化妆不想出门遇到热烘烘的空气。W桑就说人生难得几次机会巴拉巴拉巴拉的,我总是很容易被射手座的人说动,软下来,好吧陪你去啦。

        搞一个灰蒙蒙的美瞳,穿那件皱巴巴的格子裙,头发太乱,顶个帽子,然后W桑已经在楼下等了。

        M2美女多啊,各个露背烟熏,BLINGBLING,我就尴尬起来,我说哎呀完了我穿成这样完了完了,一回头,W桑已经被保安拦下,说他穿的是拖鞋不能进。站在电梯口我很无语,想赶紧回家抱着猴儿睡觉。电梯开了,迎面过来一个帅老外,直接奔我而来,大声叫着:“你的眼睛好漂亮。”个没见识的,我马上回答:“假的!”

        接下来那句我喜欢:“你穿得好好看!”

        就得意,说啊那是那是。老外指指身上的白T恤,说:“我的T恤不好看,但是你穿会好看,我家有20件一样的,我送你一件吧!”说表了表了,然后W桑就过来了,他问老外,我们换双鞋好不好?

        于是W桑和老外换了鞋进了M2,老外穿拖鞋保安不会管,一般都是这样。

        我们在寻找邝盛的路上遇到了李蔚然导演,W桑就激动地过去和人家聊天,跟我说:“哎李蔚然啊!”我木木的,完全不知道他是谁,李蔚然已经伸出手要和我们握手了,灯光太暗,我没看见,就让这么大牌的导演伸半天手。

        然后找到邝盛了,聊几句,丫带着小演员去开房了,我们就决定离开M2,坐在马路牙子上吃烧烤,我特喜欢坐在马路牙子上吃东西,夏天就该这样。W桑一直跟我唠叨说我有多无理,不和李蔚然握手,一边宣传着这是个多牛逼的导演啊,我说你别说了,我不要再晓得他拍过什么电影得过什么金奖,越晓得越尴尬。

        W桑竟然买了罐苏打水配烧烤吃,我还是啤酒,我们各自想着心事,我觉得我不该让老外请了我一杯酒以后转身跑掉找别人玩,我在想老外会不会觉得中国女的太坏了?会不会由此落下心理阴影?会不会回到他们的国家后又乱杀人然后在被抓起来后招供因为数年前在上海受了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