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4

    消失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0149755.html

        洗得干干净净换上红色吊带衫和红色短裤坐在风扇前。看完《越狱》和《天骄》的最新剧集。我爱夏天。也爱秋天和春天。恐惧冬天。

        人们总是铆足了劲要和这个斗争和那个斗争,我唯一要面对的难题唯有几个月后的冬季。我和自己说话。要对自己越发小心翼翼才对。不要自闭不要自虐。

        6年前我爱过一个少年,漂亮又忧郁。他画一手好画,也会边弹吉它边唱nivana和radiohead,他告诉我,只有远离城市的人们双眼才是清澈的。他抗拒着各式现代文明带给人们的愉悦,他笔下的颜色永远无法拥有他所期望的“透明度”。我觉得他可怜,于是加倍怜爱他直到我无法承受。离开他的那天是中秋节,我送去两个月饼,回来时头顶硕大一颗月亮我在出租车里哭得天昏地暗。

        那天我知道有些人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再见即使我们曾经分享过多少缤纷的秘密。

        我不习惯把离开的事情付诸语言或信件,离开就是离开,没有任何需要去确认的。离开是一种心态一种准备,我很难理解那些能够持续背负着往事上路的人,他们的目光将在一次次的故事里变得浑浊深刻。

        于是一路上我遗忘了大量的故事和人物,我获得了持续的轻盈,却在“重复”面前深感翅膀的沉重。我看到少年悦,事情轮转回十年前甚至更早,不确定的气息像香樟树叶的味道穿梭在风中似有若无。我所恐惧的,不是悦本身,而是这类似宿命的一次次轮回,它是强有力的帝王,让我害怕却无力抗拒。

        剔除杂质:包括地位身份、社会环境、所受教育、服饰穿着。外表是绝对不能忽略的。一颗美丽的魂灵是不能允许寄存在丑陋的躯壳里的。红姑娘带着她满脑子世界边境的杂念必须在这个世界营生,她已经不再抗拒和挣扎,也依然不打算彻底妥协,她决定让所有那些“你会吃苦头”的声音消失。

        如若一切如他们所说,她则甘认失败,自己消失。这不是挑衅,却怎么看都似挑衅。还是一定按照自己的意愿存活在世上,如若不成宁可也不要这存活,我自轻盈如鸟羽,怎容许人事奈何了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