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31

    偏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02980134.html

        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不在。这就是我们的关系。

        我还是颓丧了,因为你的颓丧。再花天酒地玩耍,总落得心事。我也不喜欢你欢喜,虽然是希望最终你无论怎样都要得到幸福的,但你欢喜却不因为我,我就要不高兴。女人,果然是天书一样难懂的生物吧。

        喝了很多酒,不醉,回到家昏昏睡去,很快又醒,失眠。

        要一道强悍共生,骗人骗到底,阴暗犯罪什么的,看来根本不可能。我们既没有雪穗和亮司的智商,也没他们的淡定。我不在你一通电话能够找到的范围,你也不在。你像确认银行存款那般输入密码,看到余额还在,不增不减,是欣慰还是失落?

        对你的情感就像这般,上不去,下不来,稳定而平静。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彼此不是可以信赖仰仗的人,谁也不是谁的太阳。两张向日葵的脸,不知寻找什么方向。

        我是做得来的,若在你身边,我是做得来的。一碗热汤一个拥抱就可以完成的事情,无论是以友情或爱情的名义。

        反复想来,觉察你一定是不爱我的,只是时间太久回忆太长,自我催眠了以为是爱。或者喜欢我爱你,或者依赖我爱你,但总之是不爱的。如果有天我不再爱你,你会因此变得痛苦和无所适从么?

        逐渐逐渐地,我开始死去,我的身体我的激情我的歌声和舞蹈。余下的躯壳只是秉承着这个姓名符号度过生命,这样的我,一定难以再爱。我无法与你细细解读这个过程,可它却正在发生。也许不再爱你能令我跨入另一阶段的人生,可我牢牢守住的不正是盲目、牺牲、冲动、热忱、理想……所组成的全部青春么?

        我一直深信,只要爱你就不会老。可我正在老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受控 2008-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