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27

    苏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11678258.html

        最近爱上了苏童。

        小时候也看他写的书,把他归为和张爱玲一类的女气作家。后来又看了遍《我的帝王生涯》就觉得我爱他,也许更爱的是书里的暴君端白,想和他一道在高高的钢索上飞奔,闲云野鹤度过一生。

        苏童写女人,又长得清秀。南方人。我对那些满脑子奇神怪论的作家充满爱慕,现实主义的都讨厌。小时候看苏童,觉得晦涩,现在喜欢他的宿命论,轮回的不可回避,命运的各番跌宕,都是爱。

        我是不看过去和未来的瞎子,也不会算命,所以就特喜欢会算命的人。

        其实也不是真喜欢会算命的,如果你跑来和我说,啊你是个悲剧。我就说,放P,我演给你看,就偏不是!我就是这种喜欢和悲剧对着干的。因为我不活在未来也没有过去。但又是真的爱悲剧,爱那些身在悲剧中的人。苏童肯定就是了。

        那些女人貌美而脆弱。皮肤细腻,面如桃花。怕她们脆弱,也怕她们哭。有一年四月我拿着一捧樱花花瓣站在地铁里哭,哭完怔怔的完全不知为何而哭。我觉得苏童如果在,他会写进他的小说里,没有太多心理描写,就是写个现场,又湿又暗。

        我喜欢苏童,也喜欢当年卫慧老师故事里吸毒过量的男生天天,也喜欢棉棉故事里的吉他手赛宁,就是这类的男人。他们比女人更脆弱的,且不懂展示,最后死于自己布下的陷阱。我看到家里的《追忆似水年华》就想起赛宁,他一读这本书会陷入恍惚,我觉得每个会被小说电影搞得神志不清的男人都是阴性的,很迷人。欢场浪子或是性无能,笑容黏腻,肢体柔软。

        我觉得苏童应该死掉,死了会有更多人不要命地爱他。但不是像顾城那样杀了人再死。顾城不杀人也是可爱的,一个阴性的男人可以为爱而死,但不能为爱杀人。

        我爱的男人他的生活必须随时处于某种混乱抑或混乱的交界点,一个不小心会像多米诺骨牌那般碎成一片。我就会觉得很迷人,觉得命中注定,我就会给他剥桔子倒茶叶拖地板甚至为了拯救他不惜生个孩子。

        有的弱者渴望依靠,有的渴望同类。

        梦里我就是燮王端白,残暴无情,挖掉冷宫妃子们的舌头。但最爱的那个妃子,她在某个莺飞燕长的春日里学小鸟的样子翩翩起飞,触动我最柔软的心。记得将她抱在怀中她瑟瑟发抖的样子,也记得她明媚的脸庞在宫中日益黯淡,直到死亡把她带走。

        我光看着这些就要窒息了,每种要命的爱情都让人窒息。制造与热爱悲剧的人分明都是热爱美的,只有悲剧才能美得天长地久永垂不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useless 2010-03-27
    避风港 2009-03-27
    告别 2008-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