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21

    养鳄鱼的少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21419714.html

        用了两天时间编排各样理由拖沓,最后于半小时里完成的策划,竟然交了还被赞,又侥幸又惭愧。

        最近这满城春色满城飞花,很配我飘飞的发丝蕾丝黑丝。其实也真没怎么走过路,可恨的大姨妈又来。是的,大姨妈就是那种来了不讨喜,不来急死你,大半辈子都得有它看顾你才能安心的玩意。下午在房间里实在闲得慌,就站起来跳了一段舞,这叫一个腰酸背疼。

        我喜欢阿莲莫莲。

        这当然是书里的人了,几乎每看一本书都会喜欢里面一个人,传记除外。

        我喜欢她养鳄鱼,喜欢她白皮肤青血管,喜欢她奇怪的名字,喜欢她不说话。我不喜欢分析事情。从生命的某一时刻开始,我终止了分析。但我仍然会忍不住与身边的人说出我对人对事的看法,虽然我已经尽力在减少这样的表述。所有的归纳都是偏颇的,所有自以为是的理解都是有出入的。于是我只说:啊这个我喜欢,啊这个很讨厌。

        我开始习惯单纯陈述一件事,不做任何评判。

        TINGTING要去养条蛇,绿色的小蛇,他说要带去上班,偷偷放在袖子里。我一整个星期都在想这件事情,觉得这是本星期我听过最让我兴奋的一件事。前些日子我们去动物园摸过蛇,冷血动物的皮肤又硬又冰,夏天能够祛暑。

        我站在高架边,为什么要搬到高架边去?阳光晒下来是白花花的,路上的人脸都颓丧着,我就觉得我孑然一身,不自豪也不伤感,就这么走着,子宫里的血一股一股往外涌。我始终爱那些有残缺的,被大环境排挤,拥有奇特理想,人生不向上不积极不颓废的人们。

        传销式大声宣布自己的目标,大叫,鼓掌,穿西装,聚众,肯定不对。暖色调的房间,白窗帘,微笑的满口白牙,成功男士,典雅女士,天使样的男女宝宝,肯定不对。我可以列举出更多我觉得不对的条目,我的人生就是用力主动跳过这些不对的条目,然后走出我自己也摸不着头脑的路。

        我喜欢阿莲莫莲,如果我还是少女的时候就有这样的嗅觉,强有力地活着,我大约不用像个忧愁的文员那样对自己的人生圈圈画画了。每晚我趴在床上的时候都会想一个完全不同的明天,为它不停丰满细节,随后睡去。我想写点什么,正经的小说,像多年前干过的那样。我那么懒,总是半途而废,小说总是流产,梗概写得也潦草,我想写一个自己真正想写的小说,可我不知道要写什么,我的脑袋是空的。

        我喜欢看混乱、肮脏、罪恶、寂寞、背叛、残酷、迷幻……这些东西能让我变得又平静又可爱,蜷缩起肩膀像个学生。我得减少说话,人说话是会越说越笨的。我的blog越来越像日记了,这真让人高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差劲 2010-04-21
    2010-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