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29

    爱男生的男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24043733.html

        爱男生的男生,有两个格外特别。一个总是不停对我讲“我爱你”,一个我不停对他讲“我爱你”。

        一个认识了三年,一个认识十一年。

        一个说着爱,就像说冰淇淋和草莓那样甜腻和轻易。带给我喧闹和新鲜。一个不说爱,沉默、哀愁,我像蜜蜂像蝴蝶在他周围飞来飞去。只有面对他我才是有翅膀的生物,还有甜蜜的舌头,动人的语句。他说的每句我都记得,谨慎又隐忍。

        每次见面就冲上来玩我头发,夸我很香,挽着我手臂像男盆友一样拉我逛街的那个,明天就去北京工作了,可能再也不回来。

        我总是要不停提醒他,离我远点,不要用脏手弄腻我新洗的秀发,不要在很多人面前拉拉扯扯。还有,你一个喜欢男生的男生,不要在过马路时跟女生大声表白,太奇怪!

        我不爱的那个爱男生的男生,我经常和他说起我爱的那个爱男生的男生。我们一起分析,一个爱男生的男生会怎样对待一个女生。但我们说的那个男生不是一般的男生,我们一起横跨整个青春期,不是用撑杆跳,而是一点一点一步一步这么过来,代价是脸上的疲惫和褶皱,以及拉紧了就很难放开的手。

        要去北京工作的那个男生,问我舍不舍得?我就说去呗,去呗。然后就被斥责说冷漠。

        我朋友本来不多,闺蜜更少,少了他和我聊电影聊书聊我爱的那个爱男生的男生,会很寂寞吧?但作为一个朋友,是没有任何资格讲说:“啊别去留下来陪我玩啦!”也没资格说:“我舍不得你你要走我真伤心。”我不喜欢僭越,尤其是面对着一个总是那么热情的朋友。

        印象当中我很少要求过他人,所有的要求都是束缚。我最爱的自由,也希望将它作为礼物送给我的朋友们。

        可我有对我爱的男生讲过:别离开我。

        还有什么人能这样渗透我的毛孔渗透我的岁月?如果要放弃原则成为某种束缚,我愿变作他住墙外的爬山虎,身体里的慢性病,我愿粉碎成无处不在的分子,默默渗透,恒久存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爱男生的男生,我爱其中一个,并不是因为他是爱男生的男生,也并不因为他是男生,不因为他叫什么名字籍贯何处生辰八字家境如何,甚至都不因为他是否爱我。只是那用理性无法分析无法解构的爱,才是最原始最神秘最迷人的。

        告别闺蜜男生,我意识到,也许有些朋友就是那种更换了相处城市,有了距离,情谊就会逐渐淡薄。我不是不难过,只是这样的失去我完全承受得住,也完全不至于影响我任何生活和工作。但你就真的是弄丢了他了,一定是丢了,你清清楚楚的知道。当你往后每次独自经过那条你们经过的马路,你会想起有个人总爱拉着你头发闻,你举起手转身,却发现没人可以打。

        而有的人则不同,你高傲地仰起头转身就走,咬牙切齿想着“这个混蛋我再也不要见他这辈子都不见他”,然后你发现你的眼泪早已不停落下你完全不顾自己带妆带范儿的形象于公众场合瞬间失态。你变得如此柔软不堪一击你蜷缩在床上整整几十个小时没有力气移动一下身体直等到他讯息到来。

        食量大减而导致罩杯整整小一号。有时候看着自己重新变得像男生一样平坦的胸部,想:这样他会不会更爱我一点?

        你年纪大了,渐渐不再晓得怎样去命名爱。那些过去的男生女生的面孔像水底的景象一般恍惚又曼妙,你知道你与他们已经在决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只有那一个,和你一道趟过了水,爬过了山,安静地在你身旁陪你一道看着水下风景。你们各自沉思,偶尔品评。

        即便他离得再远,再多年,也都像皮肤上的黑色素,越陈越深。终于他也在你身体上留下一颗痣,随你去任何地方,你低头见他,晓得他在。然后怀揣着暖和喜乐,继续上路。

        送给即将远去的朋友TING,和永远的爱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极圆舞曲 201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