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17

    喷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28735789.html

        我啊,从来不是那种具备很大生命能量的人。

        躺在一次次的睡眠里,因为缺觉,总是偷空睡,每场都大相径庭。早晨那个中年人从9点钟不间断讲话到12点,很高兴我倚靠喝茶一次次阻止自己试图阻止他的冲动,我埋在自己的头发里,感觉要蒸发掉了。但房间里开着这么大的空调,我忍不住咳嗽起来,浑身的细胞内脏全都随之震动开,又活过来。

        与世隔绝的工作态其实不那么适合我,有时候又觉得精妙无比,终于可以躲开那些眼睛和嘴。他人都是鬼。

        我在等待,就像一个沙漏器,等待那些所谓的可以喷涌出来的东西全部沉到最底部,大量的,陆陆续续,但必须等。这是某个点,等樽装满就可以像那只手表述的那般喷涌而出。把自己裹在工作服里面,安全,安宁,不介意因此显得严肃和无趣。

        我甚至在今天晚些时候不断后悔不该穿着花裙子去见客户,应该是黑白灰,应该散着盖住眼睛的头发。

        我表述不来我没看见和遭遇的,我是个渺小的家伙,有充分理由蜷缩在凳子上。我不是精力旺盛的赚钱机器,也不是抑郁痛苦的艺术人士,我感到一切都开始枯萎,在金光灿灿的阳光里枯萎。我站立在花园中央屏息聆听花瓣与叶子掉落的声音,凝视着每一块日益扩大的黄斑。我来做记录,告诉人们,你们所谓的青春是个怒放然后熄火的过程,我得去接受熄火的哈雷摩托车,慢慢把它推向修理厂或是直接卖给废品回收站。

        其实她比我想像的要好,温暖又暧昧,本质是冷的。我喜欢她和我的截然相反,在这逐渐枯萎的花园里,只有她是亮的,理想主义者的旗子在她头顶猎猎飞扬。这让我有种不那么孤单的错觉,我是个暧昧的人,一切能赐我幻觉和暖意的人事,都是可以拿来爱和依赖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