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11

    夜酒.夜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35044456.html

        婚宴之后又是夜宵,红酒啤酒到黄酒,年纪大了喝酒也都很讲分寸,一口一口来,谁要干杯就对他笑,但坚决不从。

        夜宵店里做的是家常菜,几乎每道都放很多盐放很多辣,于是吃得心不在焉,总是想,我要做得比这个强的,收我这些加工费,何必呢。这么想着,又觉得自己小气,明明嘴上在和人谈禅。

        没想到我们三个喝完酒吃完食,出门遇到暴雨,就只能挤在一个很小的店面棚下躲雨,背后栅栏里是睡着的乞丐。

        我伸着腿探雨,热裤的另一大功效,就是可以充分发挥裸腿技能。

        后来变成集体金鸡独立,计算谁撑时间更久。

        Lee和我讲他女朋友爬珠峰的故事,说珠峰最顶上有个日本老太太,是个护士,那间房间也是补给站,爬到那上面老太太会招待你们喝咖啡。老太太的墙上贴满年轻时周游世界的照片,她一个人住在山顶。

        不管故事是真是假,我被迷住了。这是我喜欢的某种老年状态,彻底的自由也许来自之前的丰盈。我们被困在乞丐打着呼噜的小棚下各自憧憬着各自的老年,雨不停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iles away 2008-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