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7-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46670837.html

        不知道哪一年谁对我的评价:你就是那种不吃药也能自high的人。

        真精准,我小时候就给南唐后主李煜写过词,并且拿火柴点燃了祭奠他,悲悲戚戚还落了泪。还深信过雅典娜一定还会在现世转世,并将有天能坐在擎天柱肩膀作为我的某种理想。每一次吹肥皂泡,都希望吹出一枚永远不会破的肥皂泡,看着它们一个个往上升,一个个碎掉,我终于找到一种方式可以避免失败,那就是永远转过脸,不再去看真相。

        我想身处一段永远不会让我看清真相的关系中。

        16岁那年,男生7和我早恋,后来我妈打电话去他家告状,他就退缩掉,要我现实一点。现实就是有天下着大雨,他对我唱完《一场游戏一场梦》,然后我们就分手了。还有媛媛,长卷头发,好看得要命的白白的媛媛,站在植物园里给我拍照,穿着棉麻裤子坐在香喷喷的帐篷里给我听Potishead,然后她说这一切太不真实,让她害怕,于是我自然而然退出再也不去联系。

        我开始意识到,也许对其他人来说,我是某种药,他们以靠近我的方式获得稍稍远离现实的幻觉,但过多介入却让他们不堪重负。

        这样的我,更习惯自己和自己分享幻觉,每一个梦境都真实而跌宕。

        后来我遇到他,本能嗅到他身上药的味道,我们在各自的地方应该都是发挥着同样的功用却不自知:人们爱的究竟是我们带给他们的幻觉(爱情的幻觉,美貌的骄傲,性的愉悦),还是我们本身?我爱他到不可自拔的原因或许就出于某种自怜。

        7和媛媛都退到我生命的阴影处,我再也没机会向他们解释我的真诚,讨还他们在我身上掠夺走的那些。我有我坚强的,骄傲的,又无比阴郁和悲观的爱人,他是我的一切。

        我觉得这没什么可羞耻的,另一个人是你的一切,你并不依凭他为你带来的虚荣,不依凭他的誓言,不依凭他的任何附加值,甚至都不依凭他对你的爱…这原本是值得骄傲的,你都可因此傲视世间大多数爱情的鱼目混杂和不纯粹,但你却低着头,如刺在喉,不想游说他人这有多值得祝福的原因也许是怕被他人嘲笑你的价值观。

        我只是确信有些东西我能依凭自己的力量获得,所以,爱情,就让它像吃了药一样晕着眩着痴呆着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金上海之夜 2010-07-13
    小白 2009-07-13
    问题少女 2008-07-13
    去你妈的 2007-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