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5

    Ode to my family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5401469.html

        和听听聊天到现在,基本上一直是我在说话说到嗓子冒火。前尘旧事搜罗个遍,前年12月底认识路路和昆爷,随后是春天认识了猪。6月份和猪一道搬出来住,自由向我展开翅膀,有点小钱和大量的空闲,狂舞半年。

        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好的坏的,自己的大家的,最终又是一个冬。

        我记起去年情人节我像陀螺一样赶场子,早中晚约了三个不同的人。今年送了四份礼,路路昆爷猪和听听。我想我不能忍受我和一个我不爱的人面对面眼瞪眼地吃个饭就这样过了节,家里那四个正吃得热火朝天我定要放上个鸽子随后迅速回家。

        家人未必是父母,血亲未必最亲。我知道我这话有失公允,但我们是怎样变成现在这么好的?像习惯像空气,我们互相知道,掌握一种话语体系。幼稚也好成熟也罢。我喜欢绑在一起成长的感觉。凛冽的风,冬天的道路上我手拿给路路的蓝玫瑰和给听听的一蓬草,我想不出给猪什么,只能去面包房买一袋子猪食一样的巧克力硬蛋糕。我想我也许永远没有胆量像日本女孩那样对我爱的那人红着脸勇敢地伸出手里的盒子,说:情人节快乐,随后目光闪烁地等待回应。

        我转过街角走进一家小店,给自己买了一瓶玩具药丸胶囊,35颗,打开每一颗都有一张空白的小纸条卷成卷等着你展开往上写字。我想像我重新变成十几岁的女孩跑去向你表白,每张纸条写一句,你拆开看完无动于衷重新装回,于是我拿起特大号的农夫山泉就着水将35颗药丸全数吞下肚子跑到床上盖好被子躺着死去。

        几百年后某个2月14日,考古学家发现我的尸体里卷在一起的35个小纸片卷,戴上放大镜和手套缓缓展开。瓦!原来里面每张都为你写着酸倒大牙的情话。多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V day 2009-02-15
    不酷 200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