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59027635.html

         曾经写过很多关于树的故事。

        那个女孩因为有一头齐腰的长卷发,挺直的腰杆,我叫她树。那个男人身高超出常人,有低沉的嗓音与暗夜的目光,我叫他树。

        树在我身后,然后是墙。

        我不回头也知道TA在观望我,像我一样保持沉默姿态迎接命运。懒惰如我,又软弱,需要被一阵强烈的风刮走,方向不辨。在荒凉之地,面上蒙着灰土,树给我水和陪伴。

        我喜欢的男人和女人都有一种静止的美雅,无论是笑或悲痛,他们都带着所处环境外的超然姿态,随时可以启程的姿态。这是某种浓郁的气味,我可以靠我的感官轻易捕捉到。渴望被折叠在他们的背包里,安放在他们枕边,塞满在他们的车后备箱。

        树张开枝桠,命运如夜色蒙住理智。 以此文纪念梦中某次交谈,期待不久再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雨 2010-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