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24

    看不见的风景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5927348.html

       

        今日终于携听听与猪一道看了这个名为《看不见的风景》的摄影展,在看完那个日本摄影师作品后彻底迷失了。我惊讶于他竟然能如此逼真地还原人类在梦境时的视觉感受,破碎、混乱、恐惧、温暖、刺激、死亡,揉在一起,哗啦啦响得我毫无抵抗。

       

        随后是一组名为teenage的照片,少女们神态静默地站在微缩房子模型前面,有的像是死于车祸,有的憧憬着靠岸的船只。

        上海当代艺术馆座落于人民公园,我们参加完奇怪的dj比赛直接买了两个包子啃完上地铁。午后的阳光下人民公园各个角落遍布老头老太,猪站在馆前等我们,听听就跑过去,开心得像只鸟。

        馆子里有一对手拉手的les,一对异国gay,一个法国摄影师,两个日本女人,一群身份不明的普通长相人类。我们花了不多的时间观展,整个走完后各自失语。关于南非监狱和俄罗斯的风光,还有战场上带回来活生生的影像,我根本不愿和人分享。游魂般走在几个女摄影师的作品区,选角度用手机反拍她们的作品,猫头鹰、没有眼鼻的女人、肥胖的英伦少年、死在水中的芭蕾舞者。  

        听听追随一个扎辫子的家伙想拍他,遇到穿得好看细眼睛长胡子的男人他就丧失抵抗力。于是他的理想逐渐转变成要存钱整容睡一次这种长相的男人。我觉得有理想总是好过没理想,不管这个理想多么混账。于是我们安安静静坐在二楼的小桌子前用蜡笔画画。

        画了一只没有前腿的大红色兔子和一只橘红色身子金黄色翅膀的鸡,随后是一片灰色草地。听听捣乱,把草地弄成深绿色。再画上硕大的太阳,放着大片大片蜡黄光芒。要题词:FUCK!很摇滚。2008,很游客。

        回归现实总让我觉得特无聊特狂躁,站出馆子没了方向。猪要约会,说是无锡的朋友来了一群。我就和听听说我们去相亲吧,那边有一堆老头老太在相亲,我们代表我们父母去相亲吧。

        天色渐暗,我们晃到吴江路去吃东西。从酸辣粉到甜蜜蜜,烤小章鱼和鸡心。然后步行到外滩去摆渡。每个夜晚时间段的上海都迷幻,人民广场南京路充满了随时可能消失的艳丽。我们不艳丽。颓败气息弥漫开,我和听听很摇滚。

        许久不这样散漫行走,也不用介意和身边这个说什么,要不要一道多走走,不管是谁,走多了都觉得亲。不管是谁,见多了都觉得善。随后是摆渡阿摆渡,看前一班轮渡在我们面前缓缓关上门。夜色很不错,晃得很不错,我一直担心我会因为难以寻到同类而放弃身份,幸好没那么倒霉。

        回家后听听翻了猪的手机,发现了欺骗:不是去见无锡老乡而是和另一个gay的约会。我很沮丧。虽然知道猪的射手座本性但我还是为听听沮丧,在我眼前发生着猪和别人的分分合合,戏太多有点过。我回上海后第一次找到听听那样音乐电影品味和我如此协调的家伙,正在庆幸中却发现他和猪的感情有了问题。 

        猪嫉妒我和听听玩得high,我便想这下他会连我一道恨。我不知道是我们几个距离太过亲密还是别的,伤害总是像天空落下的利剑令人无处躲藏。我们都没将这些看得太严重,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严重。我跑去超市买了卫生纸和洗洁精,等到天明决定好好将家打扫干净。

        不管事情今后会怎样,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所有人都会在初识的人们面前展现其良善能干,而对着家人,欺骗与隐瞒不可避免。因为了解所以格外洞察这行为背后的想法,于是也格外痛心。我忽然觉得我的家就是一个gay客栈,以猪为圆心,各样男孩来了转几圈就消失,快得像游乐园里坐回旋木马。

        听听说,即使我和他分手以后也会找你玩,我为什么大大地不相信?那两个没事一样接着在隔壁睡得香,我现在却独自坐在这里难过得像个傻瓜。也许真的应该学会不依赖人们之间的信任和关系,一个人向前迈开步子走。那些朋友若来,我一定陪,若走,我决不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IG BANG! 2010-02-24

    评论

  • 你啊……
    朋友如何对待,其实感情也一样。
    该陪的时候陪好,要去了,也别留它,去了就去了,无论是你的还是别人的。
    回复妹头说:
    拜托。。。老娘没什么感情 即使有 也从没勉强过好不好
    2008-02-25 21:3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