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1

    hk夜奔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6202187.html

        bjork---那个女人。充满大地般坚强硕实的性和欢愉。

        挤死人的看台,拿着手电筒装逼的保安。能够打穿摄像机ccd的激光数道。孩子般的舞姿。我中意的歌曲数首,跟她大叫。药始终没有搞到,因为缺觉始终半昏迷,但我会扭会跳。

        前奏,solo,外星人一样的鼓手和时不时跳出来引起你们注意的键盘手。那么难唱的调子她一个音不跑,管乐队穿着小丑装。荧光灯。她伸出的手臂,腿子,黑发,废布一样乱裹在身上的裙。我嫌空间小观众少,我需要一个圆圈一包香烟。我记得烟雾弥漫时我总是会变得忧郁,音乐里怎样狂欢都不算过。

        我们还是为了赶车提早离场。一路狂奔,手里紧攥着车票,到了轧机口就塞进去。半高跟鞋叩出的声音令人无限烦躁,跑,就是跑。到了地方一阵喘,然后接着赶车。我记得她这样唱:i am the fourtain of blood,in the shap of a girl...自恋又奔放。

        夜色。所有凝聚在光芒下的迷乱,是我热爱的梦。香港水面上星星点点的灯光也迷乱得可以。遇到与现实脱节的美好事物我经常性眩晕,边跑边眩晕。不需要说话。不需要表达。音乐从来就是致幻剂。这个危险的世界处处是梦境,一不小心就要跌进深渊。孩子一样毫不怀疑地生存是我的理想,我要像海洛因一样洁白的欢乐。

        我不顾一切地跑啊跑啊,仿佛可以跑过一片黑暗的夜色一片深色的水域,似乎跑着跑着天就真的会亮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oom boom ba 2010-03-01
    2010-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