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05

    过江 - [水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6416339.html

        告诉猪,我不住了,他头也不抬来一句:不可能。我怒火中烧,什么叫“不可能?”

        找到了新工作,离家十万八千里,妈妈打来电话说你别住浦东了,过来吧。我就说好,离新单位近,又可以脱离这老房子,多好。

        和猪说完“我要搬”家中气氛相当诡异,我能够感到从隔壁传来的阵阵郁闷之气,他不说我也知道他一定正气到内伤,内容无外乎有三:首先我无视之前的约定擅自离开,其次我在他问出“那你要我和谁住”时回答出了“你爱和谁住和谁住去”,再者估计他直接怀疑起这些日子来的友谊,如果这此恨绵绵无尽头的争吵可以算得上友谊的话。

        我越想越颓,听听两个屋来回跑来回劝,猪那边沉默得要死。于心不忍,我说:“等你找到合住者我再搬。”又是沉默。半天,他msn回复了:“那我也不住了,我不要和陌生人住。” 

        停顿半秒钟,新的决定产生,我说那我们一起搬走吧,我说我们一起从浦东搬到浦西,找个便宜的干净的房子。我说我们终于可以过江混了。听听知道我是在让步,夸我好,我不需要这种理解说实话,但又能怎样?猪是无法独居的人类,我不是。

        忽然有种被需要的错觉,我不怎么能干,做事颠三倒四,但还好有人需要,这让我觉得活着不这么空虚。今晚又做了菜,去菜场买了50块钱的东西,算一下每天开伙可以吃个三四天。我原本都计划好了要租个一室一厅,养个小畜牲,猫狗皆可,每日工作下班做点精致小菜自给自足,看书看碟沉默人间。

        完了,这下这喧闹的日子又不知何时是头,我构想着若有天我真要离开这头猪去到别的城市换成别的生活一定将是场郁闷的离别。不过将来的事情并不是用来构想的,谁知道呢,过了江再说吧。

    分享到:

    评论

  • 看惯了你们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