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5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9115772.html

        意外地拿到了一笔钱,私活。漂亮的私营广告公司老板希望确立和她的长期合作关系。我开了一张单子包括我的摄像费用剪辑费用文案费用脚本费用。随后我们面对面微笑着。

        奇怪的是拿到钱我丝毫不喜悦,我不知道拿它能做什么。买衣服?吃东西?旅行?都可以吧。都能做吧。那又怎样?窗外下着雨,大楼底下聚着一群90后的小年轻。我拿着假冒的burberry格子雨伞悄悄擦过他们身边顶着已经长坏了形状的头发,扔掉那个毫无设计感的巴黎春天塑胶袋。

        进了一家充斥着小装饰物的店,上一次进是今年情人节,在里面给一群人买了礼物。其中包括冰箱贴,后来我们把它贴了起来。搬家时冰箱贴没人要,我摘下来贴回爸妈家的冰箱。这次进店看见好些新玩意,机器人闹钟、勇敢的锡兵、面包打火机……却毫无购买冲动。

        叮叮当叮叮当,风铃响。

        进了一家纹身店,我说我要修改我的纹身图案。老板就搬出十几本纹身本子和杂志和我挑起来。我不想要蝴蝶了,我要哭出来了。那你要什么呢小姑娘?我要这个莲花,涅磐。我要这个凤凰,高贵。我要这个图腾,阳刚。随后老板幽幽看着我说你不合适。我来给你把蝴蝶纹得更大,坠下藤条,缀上樱花?

        叮叮当叮叮当,电话响。

        老板接老婆电话:嗯嗯,还有一个客人我们在商量图案。嗯嗯别等我吃晚饭了。我趁他接电话的时候拿着假burberry格子伞走了出去。我回想起他告诉我他老婆背后的纹身,是一对由肩胛骨开始生长直到臀部的翅膀,中间有蛇,口衔珠链。

        我也想要这样的翅膀,但这对翅膀的代价是6000块钱人民币。有了人民币就可以有翅膀,有了翅膀就可以飞。于是我打了电话给另一家演艺公司索取我的稿酬,对方答应下周就给钱,我挂了电话再次踩进水坑。我盘算了一下瞬间没有又瞬间过来的钱,我应该能够很快存起来。可是我要它们做什么呢?

        我不够有钱却已不再憧憬钱,究竟是目光太浅还是欲望太浅?我为我的情绪感到羞耻:你什么都可以不要怎么可以连钱都不要呢?我觉得无论是我的想法还是手里这把恶心的伞都特特特堕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