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9

    啪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19350021.html

    和猪一道去拍VOGUE杂志特刊VOGUE MAN的啪踢,之前猪电话我说:到了要叫我Eric千万记住!Eric,靠你不一直叫Teno么?怎么变成了Eric我都不知道?

        我们两个站在里面是穿得最小朋友的两个,果然被我料事如神地猜中:他鄙视了我一番嫌我穿太寒酸丢他面子,你一摄像有多少面子可以给我丢呢?晃来晃去,我拿着长长的话筒线,只要有人过来问:小姐要不要酒小姐要不要吃,我都喝都吃。

        在走步器上僵尸一样行走的男模,还有那些胯部扭动幅度一样的gay,猪的死白眼接二连三,看着来来往往的妖精们抽着烟特牛叉特冷酷地回头问名叫Anson的台湾gay:“怎么这些男人都这样?”我昏倒,你装什么直人嘛!

        开始人少音乐缓,连酒都是淡淡的。猪不断嚷嚷嫌无聊,我则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些假人一样好看的模特寻思真得去垫个下巴。后来明星就来了,瞿颖、胡兵、吴佩慈。随着明星的到来,妖怪也都鱼贯而入,有把自己穿成水果的,有除了乳头全胸跃动在衣服外的,有紧身裤包得令人担心会得前列腺炎的,有一身黑就在肚脐眼这里开个三角口露出肚脐的。很多张花红柳绿的脸,很多礼帽和波波头,很多危险惊悚的高跟鞋。

        我们躲在一个黑乎乎的角落看人,看到了以前的几个嘉宾设计师,德兴不变,低俗的低俗,母牛的母牛,装逼的装逼。我们终于从开始的怒妖转入观妖的新境界。Anson过来看见我的眼神,翘着兰花指:“我知道你的感受,对于这些人我的感受和你一样!”我们三个并排站在那里,特人类。

        到很晚拍摄结束了,妖怪们还在里面疯狂,5、600号人,我们谁也不想认识。有一段时间我们站在吧台,我执意要果汁不要芝华士。灌满我们两个杯的金黄色柳橙汁,喝完一杯再一杯。我看着远处一名金发女子往死里卖弄风情,脖子向装了发动机一样前伸后缩左右扭曲,身后一个飞机头的傻gay哇哇乱叫手舞足蹈,还有几个长相奇怪的欧洲男人互相拥抱接吻,身穿彩色礼服的女人晃动着卷发发出“哇!哦!呀!”的惊叹。

        忽然觉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迷迷糊糊地发起呆,人群再喧哗孤独仍不灭,像世界一样真实。抱着冰冷的杯子抽着烟我觉得宁静,红色灯光打在脸上。或许那晚只有这个瞬间我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啪踢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