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5

    everything i cannot see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21564441.html

        对不起荣荣,我喝多了还是忘不了是我贪玩才导致现在的结果。

        我们玩得太高兴,荣荣是被我害的。我不该总是讲笑话给荣荣听,不该总是用高跟去踩他的耐克鞋,我比荣荣大应该好好管着他而不是陪他疯闹。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荣荣倒了大霉,老板看到荣荣脱下白T恤光着身子校对白平衡差点没吐血。

        看在我们努力加班的份儿上老板要带我们去旅行,荣荣如果那时还在,一定会缠着我和我玩豁边,到时候老板定会一口接一口吐血最后还是得把他辞退。我跟他道歉说我不好,荣荣说是他不好,我说我们玩太疯这就遭了报应不是么,荣荣说我原本是这样的人不管你事我怕你难过才一直不说。

        我真难受,刚才还好好的在给我倒红酒呢,以后我就没有小弟了,荣荣长得多么像一只白寥寥的蝙蝠阿,荣荣多喜欢招惹我去骂他啊,荣荣是我见过最乖最嘻哈的小朋友,荣荣还挺忧郁总唱老掉牙的R&B……但他是真的不低潮,我佩服他的不低潮。我们一路high翻青浦high回城,报应总是要有的,这样的年纪旁若无人做游戏总要遭来呵斥。别人不加入就不知道多好玩,我们知道于是我们遭了罚。

        有时候我觉得是被人憎恨的,每一个疯玩的瞬间每一个冲动的游戏,不合时宜做小孩是要被憎恨的。还有那些笑声,我得管管我的笑声,一串串一串串旁若无人,势要挑战这灰暗的现实么?

        荣荣不晓得,荣荣跟着我,以为是太阳,射出的不是光却是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白寥寥 201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