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31

    上班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21977421.html

        猪每周都准时在凌晨左右出现在上海地区著名gay吧LC,第一次叫我一起,拽着我说他想哭,那里面这么多好看的小孩子他认为自己混不下去了。

        第二次叫我去正逢周五,妖怪们一般周六才活跃出来,那天场子里尽是老的弱的歪瓜裂枣的。猪就开始装直男,嘲笑人家屁股摆动幅度大嘲笑人家眼线画得深,等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总选择我最邋遢的时候叫我去LC,幸好我也无所谓,东看西看,全城的花花男基本上都在这里凑合齐了,看多了很乏味并很容易对普通长相人类产生不应有的反感。比如我出电梯时大叫一声:“草!那逼长成这样都好意思出来混?”边上俩小哥就很有同感地吃吃笑。

        第三次,欧抱歉没第三次。我只记得猪每次去LC都格外紧张坐立不安。我原本以为他会像掉进米缸的老鼠一般上窜下跳,可他总屡屡拉我到门口去抽烟。于是我极其尴尬。我们俩,猪out look丝毫不gay,而我out look丝毫不man,偏偏挡在门口,很不识趣。

        每次在这种时候我就觉得猪可怜,他明明就不如那些花朵般的少年那么受欢迎那么热衷展示。他不会跳舞只会晃荡,他不会开卡座喝很多酒只会带着我拿门票换一小杯很慢很慢地眯细。我觉得我也可怜,我陪着猪在一个丝毫无法证明我魅力的场所紧张兮兮,虽然在看不清彼此的舞池里可以放肆,但我是多么厌恶那些花花们的眼神,我想冲每个花花大声喊道:“老娘不是腐女!”

        硬着头皮,友谊第一,我觉得我还是应该鼓励猪用其他方式交友,还是真诚地希望猪赶紧找到一枚固定小花。我不知道gay们在酒吧里究竟是干嘛的,亲眼看见几朵小花坐在包厢里发着万年呆,还有脱光了衣服的肌肉花,左右前后扭扭扭,害得我为躲香汗舒展不开。我觉得gay吧应该搞成咨询台的样子,长长几张桌子,待出柜的花花坐在桌子后面前放着牌子,有旁的花花看上了就翻了牌子带出去开房,多方便。如果为了吸引女客也可以按照咨询台的形式进行评选,评出什么酒窝最深奖,肱二头肌最硬奖,最佳眼妆奖,最翘臀部奖……

        我真心实意地为猪这样的腼腆gay考虑,gay吧应该这样经营。若真如此,他一定不会拖我去陪他。我不是不想陪他,只是我看不得他面对一群青春少年有心无力的表情,这表情证明他已经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老gay,我为他曾经的英俊感到悲伤。

        就在今晚加班时,猪告诉我他又去了LC,我不知道他今晚有否“疏离感”,我说他去LC好像上班一样准时,每个和他一道在吧里出现的都是同事。

        LC这大院里还隐着多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猪那样渴望有一份真爱的男人?他们曾经也是花花,但如今挺着肚子笑带褶子从我们身边经过,也许只会换来身后低低一声:草!那逼长成这样还好意思出来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犀牛三 2009-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