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15

    想不通 - [开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22956150.html

        大雨的夜晚在风里抖成筛子,裙子和鞋,糟糕的变形bobo头,身边麻杆一样瘦弱的ting,还有头顶的宜家花伞。我逐渐习惯了人群中的寂寞,不以之为耻不以之为傲,谨将它作为一种必然的存在接受下来,对于身边所有关系都不再努力维系,颇有“得知我幸不得我命”的意思。ting经常说我的周围都是“贱气”,也许当真的不再有“重要的人或事”的时候就可以用最低贱的姿态自由呼吸。

        终于说给别人听了:“不要被我表面的艺术追求所迷惑那根本就是一幌子,我打着艺术的幌子就是为了扒钱!”

        我曾经相信过很多美好的东西,曾经期待过很多种被拯救的方式,比如艺术比如爱情。但有一天当我开始模糊它们的初始概念时我就迷惑了,我不知道真正的爱情究竟是幻觉毒药还是平淡相处,我不知道真正的艺术究竟是“属于小众的”还是必须被大众所承认的。

        如果我所沉溺的爱情不是它原本的存在样子,那我的沉溺是否可笑?如果我不再沉溺幻觉而只是努力开始接受对方作为一个血肉之躯的存在又是否流于俗套?(我为什么这么害怕与他人为伍?我凭什么认为我与众不同?)如果艺术被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创造出来不被理解,它是否有其存在价值?如果在世上不存在任何一个人会肯定这个艺术品,它还有它存在的价值么?那么请问,究竟评判艺术好坏的标准是它本身的价值还是它被认同的程度?

        这一系列的问题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无法得到确切结论,于是我感到虚弱。致死都无法获得真相。这也就意味着或许我到死都不会爱一个人,到死都弄不明白什么是艺术,哪怕有一天(容我做个梦)我的什么作品得到广泛承认人们扣个“艺术家”的帽子给我。

        也或许,这些像跷跷板一样忽上忽下似是而非的事物才是让我们继续生存的理由,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诠释方式,互相说服互相倾轧才是为人的乐趣所在。只是因为我脑子不够好,所以总是想不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大哥 2011-06-15
    今生今世 2009-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