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20

    再次宿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23269182.html

        半夜闹铃响,花花说已经开场,原来是我手机时间调错...穿了一个礼服出门,打车,淑女状。司机沉默着,对凌晨盛装出门我的职业进行怀疑,我望着窗外,故作小姐状的沧桑。短信响,花花:德国先进一球!我就叫了声大大的“啊”,几分钟后又响,我跳将起来:哇哈哈哈!司机忍不住回头,只得解释:呃,那个德国进球了耶~~呵呵~~你看球么?

         花花没到,买烧烤,站在那里从橱窗玻璃反光来看还是像小姐,看来我的高贵已经深刻到无法通过形象呈现出来了...我们带着一堆食物去超市买了绿茶上楼兑伏特加,边喝边激动。花花果然是牡羊座人士,房间里一片大红色,她的愿望是有天把墙壁漆成鲜红并且配一匹鲜绿的窗帘,幸好我去那天她还没实现这恐怖的愿望。

        不知为何很快就高了,巴拉克进了德国队第三颗球。花花养猫,买了一个700块钱的两层笼子关猫。我没见过这么养猫的,站在笼子前就像站在动物园,建议她在笼子上挂个牌子,写上“猫cat”,包括食物习惯生活习性...两只猫的名字一只叫小鱼儿一只叫花无缺,对仗工整真没劲。我高了以后重复做的一件事就是打猫伸在笼子外面的爪子,一打它就缩,然后再伸出来我再打,有点像在汤姆熊游戏城打鼹鼠。

        后来说了很多话,包括“我的梦想是参与制造了克隆人”,赞美了四遍她的软床,躺倒。

        8点被工作电话吵醒,在花花的惊诧眼神下我把对方骂了一顿,挂断继续睡。待到12点醒来,花花早就上班去了,我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她的洗面奶,只能用卸妆乳洗了两遍脸,把五官都洗掉了。

        继续用打爪子的方法和猫告别,摇摇晃晃出门。阳光照人,我才发现我还穿着礼服呢我操。没有眉毛没有发型,随风飘荡,完了这下像上完班赚足钱的小姐。我以一名非职业人员的不经意表演像世人说明了小姐这个行当的凄苦。

        话说,花花可是一位异性恋良家妇女,而我最近则是一株无欲的植物,(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外貌协会忠实会员,看到花花以后大家都会非常明白为何我变成了植物)欢快的喝酒和聊天后我们决定今晚继续看球:克罗地亚和土耳其。不知道今晚她家的猫见到我有没有缩起爪子的觉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