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1

    夜照亮了夜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27980477.html

        晚上第一个饭局在东北馆子,被逼无奈喝了东北小烧和一堆啤酒。恍惚着再与猪、路路、猪的男友丹去唱歌,爆米花、啤酒、麦克风与响铃。昏暗的灯光,踢掉鞋子盘腿而坐,沙发上的酒和冰,散落一地的烟灰,声嘶力竭或深情款款。

        忘了是谁提起大学,留学英国的路路开始哭,朋友四散天涯,见面的可能几乎为零。没得劝慰,生命就是一场场离散,我沉默。

        两点结束K歌直奔猪家继续喝酒。威士忌、冰结,数了数混在肚子里的共计四个品种的酒。四周是旋转的,飞舞的,好友们的脸是熟悉的是遥远的,我还是我。落在尘土间,锁在地窖里,沉没深海底的我。我爱我的朋友们,可是为什么我不再能够轻易沉溺于大家的喜怒哀乐?冰冷的薄膜覆盖身体和灵魂,不冷漠不热忱,安慰和陪伴皆出自友爱本能,却发现很久以来我竟从未向别人正式提过陪伴要求。

        并非无情绪,只是什么时候身体内部有了完整的消化机制,所有忧郁颓靡都可经由这些工序如屎尿一样顺畅排出体外一刻也不滞留?或者一切只是我的误会,那些阴暗它早已盘踞我心蚕食我魂,不知不觉间与我合为一体,再大的悲情也大不过我心魂的绝望。

        走了的,留下的,我也有眼泪。看着少有片刻落泪的自己,内心却是冷笑:你也有今天么?几分几秒后泪水凝滞,仿如大梦初醒。

        怎会变成如今的模样,我早已懒得追究。我爱着这样的自己,灵魂躲于暗处,宁静得向珊瑚,身体却置于光明下,是花和太阳。带给你们幸福感安全感,像母亲像姐妹,看着你们笑与哭,我的分裂与破碎自己忍就好,因为最终的最终我们都会消逝,死亡如温柔的睡眠永恒的夜色覆盖你我眼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