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05

    专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2162371.html

        在他眼里我就是无比绽放的各样花朵,有百合的香玫瑰的刺茉莉的敛芍药的艳,他一眼看到底,像春天里某位少年那般承认了天真的也可是丰富的。我哗啦啦翻着书页,风吹起头发眼睛发着光,如果我有魔法只要一位死心踏地的使徒,要不要跟我下地狱?我问。他说好,我去。

        有没有玩过一种手拉手转圈的游戏?仰着头脚尖相触,疯狂旋转时离心力几乎将你带离大地,既不安又踏实,因为你知道如果就此失控你对面那位会与你同样受损伤。

        黑夜来吧。欢迎入住我们体内。

        你害怕我么我原本就不是天使,堕落着腐烂着声嘶力竭喊咒语,你是令人心疼令人烦躁的你是我无上的至宝你是旁人的消遣你是天赐是天谴是瞬间是无限。

        我们开始陷入无止尽的沮丧,不明白为何人们都用活塞运动来表达爱意,但除此之外我们想不出其他方式。他悲伤得快要流泪,而我只得闭上眼沉入一场一场睡眠。我爱他不爱他,好奇地试图探索他无聊得试图抛弃他,渴望他却又瞬间性冷淡,抱着他又开始心不在焉。

        这番纠结与矛盾的情感只有同样类型的人类才能体会,就连吵架都可以解决在眼神中,我们沉溺得很文艺。你毫无疑问是我的,舍去男人愚蠢的自大与浮躁,你的心魂都是为了体会我而存在,我的丰富多情则一早为了候你出现,敏感热烈悬于一线。

        离开这里去往哪里?你信任我爱着我,我便欢天喜地全盘接受,都为你而做为你而活,收回往日没人要的给予专心奉到你手。谁也不是谁的避风港,但是你比谁都有胆量,随我疯闹随我避世,我们分裂着相爱仿佛多人对弈,无法算幸福但我不知道除你以外还有谁能让我这般喜爱,这世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