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14

    流年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3822821.html

        在出租车上听到电台里放的《流年》,歌是老歌,歌手也早已甩手不干,上海冬日阳光格外清淡,我望向窗外明明人声鼎沸却只觉一片空寂。

        当我们抛弃过去和未来的概念,只顾闷头活在现实里,生命的轻薄感就此凸显。时隔多年来回想这场纠结,自然不会有撕心裂肺的痛感,也不再有眼泪。我们原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不然我怎会不再爱你?

        我总不能理解为何不能被爱,却单单忽略了是我自己拿着水壶对着一颗西瓜种子拼命要它长成果树。

        大约我是那类可以赌上一生去热爱的女人,神看我可怜派他来,宿命像闪电击中彼此。

        我开始感受到当你深深爱着对方同时又为对方所爱的快乐与痛楚,放下漫长的单恋苦恋,终于长大。我开始甘愿成为一个庸俗的妇人,为所爱男子的未来奔走张罗,与人斤斤计较,我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理想却还是会偶然购买一两张福利彩票,我想到结婚办酒席生孩子不那么恐慌我想到要操持家务买菜洗碗不那么厌烦。

        安于此处拥抱着他,我的勇敢与脆弱敬请享用。爱,将我拯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