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31

    武义--旅行的意义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4480372.html

        和家宝去武义泡温泉,之前对行程比较了几小时才决定定制,住的是日式豪华套房,温泉也是近来的热门景点。牛奶池咖啡池枸杞池柠檬池,还有专门放小鱼来吃你身上死皮的亲亲鱼池。

        对我来说旅行应该是放纵和内省,但那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吧。

        同行的家宝自然对我无微不至体贴,但我不是那类需要娇宠的女生,我只要一个人以自然态放松地与我一道进入这世界罢了。下雨。我们仍然上清风寨。爬山。很多人在讲话,我跟在别人身后听。家宝是不习惯与陌生人打交道的,我却乐于在旅行中这么做,而我又很容易被同伴情绪所影响,以至于一路都没法high起来。我原想痛快地加入那几个理科生的阵营一起讨论医学和物理,但晓得家宝要人陪,我原想和那个带小孩却有好几个纹身的母亲好好聊聊,但晓得家宝要人陪。于是我们两个恹恹地待着,他也很少话,我也很忧愁。

        温泉那里。暖暖的。跑进跑出。我想滞留一处,发呆,直到实在困倦。家宝饿了,要走。我总是宠他,我说那我们走。吃完东西回宾馆,家宝不愿与我一道喝酒,我一个人喝掉三杯,我说你过来和我玩儿吧,他说等你喝完酒。喝完酒他过来干事儿,我有点颓,这么好的榻榻米真不该只做些寻常动作,我试着换花样,未果,还是老三样,于是我接着颓。

        然后就睡了。做了很多梦,梦见学校变成了大圆形,做不出题目的小孩都要跳楼去死。我做不出,老师同学都要我死,楼底一姑娘告诉我要我别怕她会接着我,但我压根儿不相信她。于是我一个人开始逃跑,我跑了很久很久发现还是没有出这个圆。

        我醒了想找家宝打炮,这梦太郁闷太窒息。家宝要睡,打炮未果,我更颓。

        家宝总是小心翼翼地定闹钟定计划,告诉我我们就这么这么这么样吧。不知为何在武义我一点不想更改他主意,什么都听他,我颓得失去自理能力只会侧面45度对着他毫无含义地笑。家宝拿主意的时候一定觉得自己很男人吧,那你就好好享受吧。

        起床后我们下楼等待接应的大巴,我们买了甘蔗坐在台阶上吃。太阳出来了,晒得我们的衣服都有股好闻的太阳味儿。我闭上眼睛,不愿走。家宝不断看时间,于是我别过头,不要看他。

        我荡秋千,唱着老掉牙的张浅潜,走去荒芜的祠堂,大声和街上的司机砍价。梦游一样的午后,我彻底把家宝忘了。我觉得旅行应该是这样的。在这一小时里抵过之前我所在武义经历的一切。回到广场上,喇叭里播放着乡村小曲儿,什么春天到啦一切都好啦过去的事儿忘记吧忘记吧。就在这样一个亮晃晃的午后,忽然一个穿着绿毛衣的妇女跑到广场中央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我几乎要感动得哭了。站在那里看她旋转挥手,身后是与小贩砍价的家宝,我想起了《孔雀》里骑着自行车的张静初,我忘记了寒冷,春天真的降临了。我开始相信一切真的会变得很美好,我单薄地想着,站在那里面前是一大片广场广场上站着很多陌生人,我无依无靠除了怀里的微弱梦想没有其他。

        我回过身看见家宝在冲我傻笑,我晓得他爱我我就张开双臂鸟儿一样向他跑去,总有一天他不再爱我或许我便可以独自旅行去享受那些生命中另一种芬芳,而糟糕的是那种幻想里的孤独并没有任何让我不快乐的感觉。这样想着我颓无止尽,或者从本质上来说我才是不适合相爱的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偏移 2011-01-31
    受控 2008-01-31

    评论

  • 你就适合和一群能自high的人去旅游。
    归根结蒂,不能自high的人是不适合旅游的,比如我。
    回复妹头说:
    貌似是的…我觉得旅行时的正常严谨会让我瞬间变身成一个疯子
    2009-02-02 02: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