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7

    臃肿的…无尽的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7559414.html

        长达两周的抑郁以叛逃方式爆发,我拖着Ma宝和Lee到处走,从动物园到火车站,从网吧到沸腾鱼乡,一边厌倦着嘈杂的人群一边喧闹趋之若鹜。一边泛着恶心一边胡吃海塞。睡眠的时候一边感到香甜一边泪流满面。

        某个夜晚对着天花板再次重复询问自己一样的问题:我此生存活的目的何在?

        真的不是好伺候的女人,有幸福有美貌有金钱就能摆平,没有人能预告的终极意义我总是飞蛾扑火般追寻不止。伸着手指无声饮泣,你们在我身边索要的是什么?你们不断要我不断给,可是谁能抚平我的不安,用睿智的话语说服我这样就好,宝贝,这样就好?

        叛逃。手机没电也不去照管。叛逃。似乎是从自己的缺失造成的困扰中获得存在价值。没有我,工作自然会有别人代替,爱人自然会有别人接管,朋友自然会有别人友爱,没有我世界仍然是这个世界。哪怕在这个世界没有了一些伟人的时刻它仍然遵从它的规则旋转不止,可怜的我在纠结些什么?

        回忆。时间的灰烬。不遗余力的挽留。总有一天我会松懈。我不再需要别人的赞美和爱慕,不需要肢体的温暖和疯狂的热情,不需要音乐和诗歌。那时我将成为一株宁静的根须植物,丑陋而卑微,它不去追究不去显示自己的存在,存在对它来说仅仅是存在。

        妹妹说我背负着臃肿的回忆,我喜欢他用的这个词语“臃肿”,庞大而又累赘的寓意,缘何那些我曾珍视万分的过去会被视为累赘?刚看完《东邪西毒》回来,刺眼的颜色令我难受,所有人的情感纠葛最后都有一个归从,或者忘记或者记住或者索性死去。

        我想我更像那黄药师,哪段回忆能促我缔造桃花岛?尚未可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套娃的故事 2011-04-07
    归零 2010-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