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20

    大蛊 - [水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8162163.html

        醒来看到旁边宝睡得像虫,我一动他也动,然后黑暗里静静看着,仿佛两只对峙的野兽。

        空气里弥散着依赖,我是亡命之徒。眼看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沉默被刺破,我开始陷入迷惑,时间空间颠三倒四,记忆大量消失而更早的记忆却大量涌入。他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造过的孽旁人给我的狠全由他替代,阴郁郁地存在那里却是光亮,他就是要我相信他爱我是要爱到死的,偏巧我总是轻信。若那日说话不算数我定拿了刀要他偿命来,上了社会版我就声名大噪不枉来人世一趟的。想着底限心生欢喜重新做回小孩子。

        我便开始觉得这些个好上天都要收回去的吧?我这样的这样的这样的…怎配得到他的好?有点像在取款机取钱意外得到哗啦啦多给的一堆人民币,成天提心吊胆担心会有人来拿走还顺便将我投进大牢。有时真觉得这感情与其这般提心吊胆不如不要,就连精神上出个轨也不安生。

        半夜电话,踩着香樟叶子,捡一枚放在口袋隔日送他他竟能感觉那叶子的重要放入皮夹。实在慑得我不轻,仿佛十几年前那幕重现,圆圈画圆我不要那些个赝品,seven也好谁谁也罢,都不及上天在最后一刻还我的真命王子。

        想来想去还是不对,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撞我头上?一定是谁恨我恨得要死下了大盅要我命吧?宝,没准你真是一条虫子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