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6

    绿色日子你在思念谁 - [水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39974045.html

        下了greenday的新专辑,欢呼雀跃地听,我的大世界我的小忧郁。换上红色波点衬衫,穿上灰色西装凹裤,尖头皮鞋乳色礼帽,谁敢说我不英伦?

        PUNK精神是打破,绝对有悖所谓“优雅”,而“优雅”从来就是个与我绝缘的词儿。

        躺在黑暗的屋子里,我胃中装满粉色的玫瑰红酒,现在一喝就困,过去越喝越清醒越喝越伤悲的劲儿不知去了哪儿。我梦见全世界的人都在性交,女人手里握着睾丸男人阳具高高立起,满耳都是呻吟满眼都是身体,我叉着双手看,边看边叫“哇哦”。走过一间茅草屋,漂亮的短发姑娘招我进去,她说你脱吧我帮你守门。于是我躺在单薄的草席上心静如水,看她慢慢向我俯下身,那一头温柔的黑发。

        然后是警报声大作,窗外飞来两只外星人,对着我连连发射激光枪。我就这样挂掉了。梦醒了。

        手机里存着十几本书,每次打开时没了打开书页的崇敬感,色情小说食谱琼瑶岑凯伦都可以放在里面,我却放了希特勒和马尔克斯,最通俗的当属张悦然。那本絮絮叨叨的《誓鸟》可谓张小姐一场惊天大意淫,天蝎座的冷漠闷骚可见一斑,我因了这俗气的心意共通,耐着性子打算将它读完。说到记忆,她说记忆依存人的思念存活,不想了记忆会枯萎会变成粉末随风而逝。

        我仍然躲在黑暗里,张小姐的话令我汗毛倒竖。仿佛看见周身环绕的记忆粉末带着怨灵的恶气盘旋飞舞,它们恨我不赐养料,而我恨它们阴魂不散。我们互相憎恨着,夜色愈发阴沉。我张开双臂想认真去拥抱些什么,想在记忆深处找出些值得我去珍惜保存的好的坏的,探出头只见一片深邃的空虚。

        那些少年姑娘们的脸孔明灭闪烁,曾经深爱的明晰些浅爱的模糊些不爱的只剩轮廓,他们头顶写着名字,他们向我走来穿过我身体走向各自人生。我被撇下却毫无怨尤,我不要他们加入我的人生我不要跟随他们进入他们的人生。我们擦身而过,所有往事从未发生。

        很想在这样的夜晚思念什么人,值得我花上整夜整月思念的人。空虚蚕食我的灵魂和爱情,很怀念那个愚蠢的自己,那时幸福痛苦都如此致命。而当我睁开双眼,发现美女是妖精别墅是荒坟,不得不叹一声我的这场痴情原来是重复了一遍《聊斋》的老套。而天亮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0-05-26 2010-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