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6

    2009-07-16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42422052.html

        很久不见媛媛,昨晚连她和两位过去同学在日式料理店碰面,曾经,她是我心中唯一的女神。

        她最后一个到,穿着波点大裙子,闪闪的浅口鞋,铆钉包,短发。见我就喊:“你怎么这么哈日?”我也不想,但圆脸又能怎么办,只有日本风可以走走,走英伦会显得又土又丑…喝口水,微笑,问她要吃什么。

        不理,嚷嚷要抽烟,要不要酒,不理,要乌龙茶。

        她吃很少,说很少,大部分时间在低头笑,也有少数时间忽然抬头说话,大致问些留学美国的事宜。问她周末要不要一起去高中同学会,尖叫:不要!反问我:为什么要去?我说:好玩,去看看。再反问:哪里好玩?不好玩,不要去。我忽然就被窘到,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

        化妆品也好,服装品牌也好,有女人一定会聊那些。她说些冷门的牌子,我们都没听说过,她便低头抽烟,总是这么骄傲。后来我不怎么说话了,搞笑了半天忽然就很累,起身出门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天啊你穿这么少?!

        间或有和她对视着说话,她的眼神还是无与伦比的清澈好看虽然她的确是老了。

        我的女神就在我面前坏了形象,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我们回不去友爱时代。我挖空心思想多认识人多拉活儿做,成为好作家或好的广告导演,而她却试图让家里出巨资去国外留学,并且对留学后的未来一无打算。她的不实际曾经如此吸引我,如今却无法再次令我臣服。电影也好,音乐也罢,对我来说早已不是生命的全部。

        回家的路上灯火点点,我喝了很多种酒但没有醉,风是热的,我叫出朋友去附近洗脚,电视里在播《天天向上》,我们因为欧弟学扮的恐龙笑得劈掉,回家玩小白,关灯睡觉。

        我想我们应该都已经意识到一些美好的丧失,我们没有人去挽留它或者将其转化为更脚踏实地的情感。看着它流逝抑或它从未存在,我决心将若无其事进行到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旅行者 2010-07-16
    在这里跳舞 2008-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