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8

    简单的戒指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43074670.html

        淘宝来一枚23元钱的心形戒指,闪着光,粉色箍儿,美得很。我格外热衷给自己买戒指,之前一枚黑白方格的尾戒,这次是钻戒。旁人买给我的都不喜欢戴,听说领带是捆绑男人的戒指是捆绑女人的。

        我也很想乖乖地听凭什么人将戒指套上我的无名指,管它白金白银,哪怕就一枚易拉罐拉环也是好的。但这代价是我得发誓,我很少发誓是因为发了誓你要负责的。因为我很少发誓,于是我至今都与“负责的人”无法画上等号。到底是为了负责去发誓还是发了誓才拼命去负责?这问题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般令人晕乎,我讨厌一切模糊不清的东西,于是决定将此暂时搁置。

        要与一个人一直捆绑在一起,也许有天他发达了,你得看着他钱包别去给别人买跑车和LV包,也许有天他穷了,你得撩起袖子和他一起东山再起,也许有天他爱上别人了,你得想方设法摆出范儿赶走三儿,也许有天他关注你的行踪监听你的电话,你得隐忍着一切告诉自己这也是爱爱爱。

        MSN上我祝CK同学和ZX同学白头到老,天晓得对两个骄傲又自我的小知识分子来说白头到老是多难,在我的概念里它几乎等同与“异想天开”。但即便是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如果不去做还是会归零,从这点上来看,所有胆敢冒险的人们都是勇猛的,所有面对困难不逃避而迎头挑战的人们都是勇猛的。

        我打心底里尊重CK,一个成熟的人会知道每个阶段人生赋予他的责任并坦然接受它,无论有否快乐有否激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