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08

    颐和园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45991689.html

        媛媛参与录音的电影《颐和园》,我还记得某个深夜她电话我读了好几段脚本。她说里面的俞红像我,又拧把又绝望,我听着也觉得像,一时间浑浑噩噩多日,不曾出来。

        过了这么多年,电影早已拍完,在国内被禁,在国外也没得奖,回来变成小众追捧的焦点,出了盗版盘。

        郝蕾刚秀完幸福就离婚了,郭晓冬听说丫射手座,两人在片里打得火热私下睡也一定是睡过的。我竟然不再记得俞红决绝的眼神,那句混账的类似“我爱上什么男孩就喜欢把自己给他向他表示我的善良”的话,这部自以为是的电影。我也开始渐渐忘记《明明之歌》的旋律,《恋爱的犀牛》再来上海演出我也不再愿意看,就是这样,除了偶然听一下过去的摇滚乐,似乎一切都不同了。

        媛媛却还说:不疯魔不成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被幻觉折磨衰老的她,我无话可说。她的爱情她的人生都是架构在小说与电影里的,美轮美奂却不可触摸,我记得有一年我们在演唱会上抽烟,转脸看见她的眼睛沉浮在绿色雾气里,一瞬间我为她不可能有结果的追逐而痛断肝肠。

        我不再拧把,认真地对待工作和人生,仔细思量,将对人对己的伤害降至最低。自虐时代过去了,我不需要憔悴的自己也不需要黑衣衫破牛仔,我要留一把漂亮的长卷发,踩上高跟鞋在与人商谈时露出乳沟混淆视听,我要拥有一百个包包一百条短裙,我要帕萨特和大房子,我要年轻。

        在发疯般爱着自己的如今,唯一能听见的声音就是旁人渴望陪伴的声音,我还是愿意给予和应允,出于对过去自己的疼惜。而我这逐渐物质化的灵魂,谁又能说它不是假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ear Ting 2009-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