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6

    流浪者之歌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55034873.html

          圣诞夜是在与一群半生不熟的人以及一个熟成屁了的人一起度过的。我们去到一个满是小姐的酒吧坐在那里。熟人是猪同学,不熟的人我也都说不太出所以然,我们坐在那里,一开始无聊得要命。

        我判断生疏总是按照年头,认识年头久的是熟人,年头短的是生人。我把猪介绍给他们,漏了几个人,那几个很不满意,觉得我没把他们当朋友,我也尴尬了一会儿,决定默默拿着烟飘走。

        我们坐在外面抽烟,烟是好东西,一抽我就变回了2007年的红姑娘。

        猪说他一点不喜欢现在的我,一点不好玩。我也不是很喜欢自己,于是我们进去以后我就和他边划拳边喝酒,喝了很多以至于不得不去厕所里扣喉咙吐掉一点。跳舞的时候我才是我,这点很少有人能够理解。身边有人在尖叫,有人在撩菜,有人装腔作势看着姑娘们意淫,而姑娘,一个好心肠的漂亮姑娘过来和我跳舞。我欢喜了一下就无聊了,坐下来看见猪还是几年前的呆样,想起我们在上海各大gay吧流连的那些岁月。

        就我们两个旁若无人玩起来,我真的不要晓得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肆无忌惮,因为生命与我本来就是空虚的东西。这个世界如若没有责任需要我承担,没有人期待我给予爱和温暖,我便可以成为任何样子。破坏或者救赎,欢喜或者悲痛,那些好的坏的我都要也都可以不要。生命在我们指间流走,当我意识到每一份自由都需要代价我就彻底老了。

        跳舞吧,抛开全部的欲望,付出全部的代价,跳舞吧。

        从闭目状态中忽然醒转时,恐怖就这样发生,即便辗转多少个交际圈,我还是那时颓靡的姑娘。彻底的疯狂的自由就像野兽跟随我,随时雌伏吞噬我,我开始害怕然后无所畏惧,这与任何人无关,是我的茫然将自己逼入了绝境。

        但痛苦总能令我保持清醒,这个肮脏扭曲的世界维持着表面的光鲜,正如我怀揣着阴暗的灵魂却用各种衣裳化妆掩饰。我不要留在这里,这些不得不见的人这些不得不为的事,这些令我倍感空虚无聊的时光……可是我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温暖也好幸福也好,我既不知道如何获得也不相信我能获得。

        工作,生活,总有人赋予任务和期待,就为这些无形的期待,我努力着。有天我看到天桥上披着破毯的乞丐,忽然很羡慕,不劳而获的人生,到处流浪的人生,如果撇除对物质的各样需要,是多么符合我审美的人生啊。

        也许天亮后一切都会变好,也许会更糟,我忽然不那么在乎这个世界的好坏了。我不知道无所谓的我是在逃避还是真的勇敢,我想投入一场战争或成为一个情圣,我想疯狂地创造艺术也想严谨地步入政坛。这些那些零碎的愿景终于还得回到现实,我不得不面对忙碌而憔悴的人生,将一切梦想和愤懑诉诸文字,无用且苍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的努力 2008-12-26
    回来 2007-12-26
    与现实无关 2007-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