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6

    白雪皇后 - [核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56230036.html

        所有童话里我最喜欢的就是《白雪皇后》,要我选择一个童话场景进入也一定是《白雪皇后》。我不喜欢人见人爱的白雪公主,也不怎么待见麻雀变凤凰的辛迪蕾拉,更不爱舍身取义的人鱼公主……我喜欢小格尔达,光着脚只身闯入雪之国,用执拗和热泪击败白雪皇后的小格尔达。

        之所以想起这个童话是因为某人在脚踝上纹了冰岛乐队sig ros唱片封套的图案纹身,这个时间节点正是我在谋划要纹第二个曼殊莎华图案的当口。身上统共三处胎记,有生之年要将它们全部用图案覆盖掉。我说的时候某人大笑,说我们不用比赛谁纹得多吧?

        他要离开上海去北京了,或者说准备离开上海去北京更合适。

        他很期待看到送别会上我们飞飚的眼泪,奇怪的居心,这是一个太喜欢制造悲剧情结的家伙。我同住了10个月的变态室友,离开时他说一辈子别见吧,昨天忽然想起这句话,真觉得他去了北京这话就算应验了。

        事实上,任何试图“回到过去”的尝试都是徒劳的。

        再回到纹身。曼殊莎华,死亡之花,不详之花,我不知道纹上它有何讲究。我的蝴蝶带我漂流游荡,不知道彼岸花能带我去往哪个“彼岸”。一路上我都在想北欧,一定要去北欧。虽然雪之国没有被冰封的小加伊,但我总隐约觉得北方地球的尽头藏着有关生命的秘密。

        不然,火山不会与冰雪并存,不然,那不会是地球上唯一有月球地貌的土地。

        从祖母的火炉前开始,加伊打碎餐具不看圣经,跟着白雪皇后的雪橇远走高飞。格尔达跋涉千里只为把他重新带到火炉前一起念书唱歌。走过热恋她的王子卧榻,穿过强盗们的老窝,光着双脚骑着麋鹿,勇敢的小格尔达闯入白雪皇后的宫殿,用一滴眼泪融化了小加伊心里的魔镜碎片。

        自然安徒生的故事里,那座宫殿和那两个漂亮的年轻人都无从考证,但在我看,北欧之地是极致浪漫的代表。因为这个童话也因为一部叫《北极圈恋人》的电影还因为那个叫sig ros的乐队那个叫mum的乐队,更因为那个叫冰岛的国度。

        走吧,所有曾经对我重要过我对你们重要过的人们。即便你们一个个都消失在生命里我也可以忍住不舍。也许孤独才是最真实最本质的,我猜。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暖 2008-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