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03

    超现实主义花朵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57698025.html

        被拉去吃饭,饭后又K歌,又唱又蹦忽然觉得超无聊。看着一屋子人,也觉得他们超无聊。

        我坐着,还是找很多事情给自己,吃虾条,到处碰杯喝酒,抽抽烟,聊天,拿响铃吓人,学“嫦娥奔月”的舞步…但无聊就像鬼一样纠缠我,直到观光电梯一路往下,我真希望就此失事一坠到底。

        这个拖沓了好久的片儿,大成功也好大修改也好,忽然间与我无关。

        甚至都不需要接踵而来的单子和钱了,能想像与之伴随的重复和无聊,我无计可施,对于空虚的轰然来袭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大家都像谈一件寻常事那样谈着自己用过的毒品,无论是严谨的公职人员还是豪放的设计师,我一直被辣火锅里的食物虐待着,不停喝可乐上厕所。不再有冲动去做破坏规则的事情了,我收敛起我的本性,乖乖坐在角落里,选择在合适的时候夸一句或笑一声。

        包里有本名为《自杀的故事》的书,神奇的很。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死,你会发现无论哪种自杀都有其无法磨灭的荒唐处。于是我更颓了,本来我是将自杀看作人生唯一有哲学价值的行为的。把手伸进包里轻轻抚摸着那本小开面的书皮就像抚摸空虚的肌肤,那些自以为是我知心好友的人,那些自以为与我耳鬓厮磨的人,那些对我善意报以善意对我恶意报以恶意的人,我绝望地意识到,我本人从未在他们面前完整呈现过。

        试图表达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我的表达总是拙劣而不着边际。

        镜子里面我还是穿着那条深爱的黑色闪光纱裙,它既颓废又温柔的式样让我热爱,脖子里挂着玛丽莲.梦露的头像,我也爱这空虚肉欲的美人。无法停止断绝与幻觉黑洞的关系,我甚至一度怀疑母亲怀我的时刻是充满恶意的。而在诞生之前和死亡之后的无尽黑暗里,又有多少是我们肉身所感觉的物质世界所感觉不到的真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力 2011-02-03
    好人K 2008-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