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19

    圆满 - [开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63790562.html

        下雨,令人烦躁。

        之前约着的三人行,也是冒着雨去的。猪不和我们一个频道地讲着他的男人,我和路路无奈对视,说实话年纪越大越烦听别人说情事,一点都无法感同深受,你说吧我听着就算尊重你吧。

        该结婚的一般都结了,没结婚的要不是铁了心独到底要不就是有主待结的,剩下那些成天纠结我要跟谁的,除了说你没脑子我没有别的可以说了。要不是您要求高要不是您不愿屈尊,反正一百样都是您的错,怪不得别人怪不得命。我们抽着我的新宠“利群”,嘲笑猪:“谁叫你不找女人?”随后他就愁眉苦脸对着路:“谁叫你不跟我?”真是千古绝句。

        路已经成了一个成天做饭满手葱蒜味道的妇人,但还是往死里抽烟往死里染头发。我的烟量少她一倍发色比她深一倍,同样穿得破破烂烂厌恶高跟鞋和超短裙。看着他俩的时候我就想起来我们曾经多么好啊。猪有没有想?

        下一个有阳光的日子我们要去一个文艺女青年聚集场所制造更文艺的气场,我要扎个嗷嗷文艺的马尾辫,露着惨白的不化妆的脸,抱个猫看《纯真博物馆》,让你们晓得什么叫小清新鼻祖。这么想着,男侍忽然探头进来,手摸胸口大喊一声:“我们下班啦!”

        走在路上,我一个人打伞,过马路的时候猪又差点被车撞死。

        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和汽酒,看着红绿灯很恍惚,曾经一起穿过那么多条有红绿灯的马路啊。现在站得超远仿佛路人。我是不在乎这些的。在猪上厕所的时候我和路这样达成共识,如今我们都是这么喜爱做正常人的啊,看着纠结在感情里的猪觉得他才是妖怪。

        我们,算不算修炼圆满了?可为什么,从妖成人,却是个如此痛苦的过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RED手记--梦 2010-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