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0

    为了上帝的爱 - [咖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6908052.html

        爸妈从西藏回来,带了照片dv还有牦牛角作的梳子以及一大堆卖得巨贵无比的藏珠。

        据说他们在日喀则的时候,后面一辆车翻车了,死了16个人,导游司机全部归西。盘山公路,纳木错,布达拉宫,以及那些黑得像炭一样的藏民。爸妈兴奋得要命,dv里面妈妈拼命舞着哈达跳舞,爸爸则不断在镜头外自顾自解说。海拔5000多米,怎么这两个快60的人能够high成这样?

        你看看,没有权利金钱,普通的爱侣照样能够过得很愉快。他们不会离婚我知道。他们中间是没有可以介入的东西的。他们老了。也许年轻时有这样那样的骚动,可是老了就是老了,老了就知道十指相扣,老了就知道子女不过如此,老了就不得不去信任身边的人因为你无从选择。

        我这里还残存着那只叫图拉的犀牛心脏里流出的血,人生忽然变得相当艰难。我不会再乐观地等待500万到来冲到爱人窗边大叫:我给你幸福我永不离开。悲伤的话剧里处处透射出现实的光影。我和马路惺惺相惜。我恨明明。我又知道明明。

        于是接近23:30分的时候我去做了一个鼻贴。在三号线上某艺术家打扮的男子尾随我上下车,他的眼神蕴含着一种寻到同类的兴奋,“就是你”,我们往往都会有这样的兴奋。我很疲惫。头发遮住双眼,黑色上衣深蓝条款的裤子,以及娃娃头布袋背包。我看上去太像一个落魄的文艺女青年了。

        艺术家没有看到半小时前在愚园路吃香辣干煸黄焖小龙虾的我,桌上是我们的主打饮料“三得利玫瑰口味乌龙茶”,左手拿着青苹果味棒棒糖,右手抓虾,嘴里不停联合小波与爹爹打着幼稚低俗的嘴仗。我们看上去多么像一群衣食无忧的小青年哦,抽身出来透过玻璃看我看他们,却看出了这样那样的深刻忧郁。我们真的忧郁是因为我们已经很少去体会自己的忧郁,悲痛到必须绝对强迫地去删除记忆。

        爹和我说起小波,爹多么爱小波。爹说,我相信我和他的未来,多年后,我在街头遇见他,他有他的爱人甚至家庭,我们笑笑然后擦身。

        我就大叫:靠!你以为是青春偶像剧么?烂死了的桥段阿!!转过身回房,心痛不已,谁和谁有分别呢?谁没说过天荒地老至死不渝的情话呢?我们总是拿“无奈的现实”作挡箭牌,可又有谁胆敢将自己仅有的犀牛开肠刨肚剜出心脏献给爱人呢?

        这样想来,任凭谁都要惭愧的。这样想来,任凭谁都是孬种。只有幸福和快乐的爱情却也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都是一群难伺候的傻逼。好吧,洗洗睡吧。但愿今晚我不在家那两个死男人别跑到我床上去打炮,阿弥陀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花果 2009-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