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6

    速率 - [开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7472010.html

        进入8月,忽然无比休闲。每次昏睡到下午,或者连续看一堆闲书闲碟我都会恍惚,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自己要往何处去。

        奇异的是每次在别人的床上醒来,都愿意多赖一会儿,因为我似乎清楚知道有的人我接近了之后不会再去接近,有的床自然睡过之后也没可能睡第二遍。我还是如此中意我的“当下论”,没有比这个更适合我的生活方式了,任何形式的固定都令人厌倦。

         我也真真厌烦我的“容易厌烦”,我难以想象有谁可以让我持续一年时间每日相见还能保持我的温柔体贴大度无私。我知道我有很多能够摆出来让人喜爱的美德,但我深知维持它们会令我多么头痛。本质上,我懒惰自私幼稚犹豫,好吃懒做,得过且过,做事情虎头蛇尾,对人忽冷忽热。

        今天我再次审视我自己,不再有自信说我可以“永远”爱什么人,“永远”保持对某事某物的热情。我没有理想,我没有对权利的渴望。我没有野心。我没有爱人。我没有存款(依然没有)。我没有房子的首付。我没有chanel牌子的衣服珠宝香水。我没有激情。我没有痛苦。

        我变作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偶人,站在别人家中的镜子前,我看到我依然迷惑的眼睛。我终于顺利成为一只精致又空洞的洋娃娃,笑起来甜美如花,哭起来泪如雨下。只是我渐渐不再知道我为什么笑为什么哭,一切的一切都像迅速掠过我身体的风,即使猛烈到划破我的衣裳,也始终无法伤及我的发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喜宝 200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