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6

    技术与艺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75056328.html

        其实在我做广告之前是鄙视技术流一心追逐艺术的。但直到与那些厉害的技术人员合作之后才了解到,那些指望用自己简单的艺术理念去打败恢弘大制作的导演是可笑的。

        如今我可能会因为《魔法师的学徒》中那些三维粒子效果纠结半天,但再次打开《颐和园》这类镜头摇晃美术糟糕的电影却坐立不安,它无法抓住我,没有技术只有想法的电影对我毫无帮助。

        人类发展至今,但所关心的事物始终不曾改变,无论是性爱、死亡、政治、权势……我们从诗经时代就有艺术作品去表现它们,到后来美术得到发展,我们有各样手法去表现它们,后来出现了摄影艺术,再后来是影像艺术。有价值流传下去的都是直指人性的作品,但其实我们始终在重复同一批理念,看似不同的只是表现手法。

        影像已经发展到4D时代,我们中国的导演可以为影像艺术作出什么贡献?

        在大量观看21世纪国外影片之后我绝望地得出结论,几乎没有。无论是贾樟柯还是张艺谋,他们充其量只是丰满了电影类型,而从来没有推动过电影的发展。里程碑式的,奠基式的电影,在这100年内绝对不可能在中国诞生。这事实在《阿凡达》与《盗梦空间》的出现后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反驳我。

        即便有好的想法,但一部《阿凡达》恐怕集结中国全部三维特效力量全部渲染农场机器都没法实现。当国外的特效已进入编程控制的水准,我们却还在这里因为要控制三维流体的动向而绞尽脑汁,在技术上这根本是小学与大学的水平差距。

        国内电影导演一味拷贝放弃思考的嘴脸很让人看不下去,相对他们,我更崇拜某些执着与影像本身的TVC导演。你花很多钱拍个《刺陵》这样的烂片给观众,你给他们带去了什么?我照样花了客户的钱为他们拍个广告,他们品牌理念得到传递,或许此举促进他们的产品销售,也为经济作出贡献。从这个角度来看,广告导演无疑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我一点不想在中国拍电影。不是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是真心不想。我不想低头哈腰去拉投资,听从投资商的各种无理要求,也不想和一群分明手上没多少技术却开口闭口和你谈理想的人一起干活。我不想写本子的时候就满脑子担心过不了广电总局,也不想在挑演员时对着一群脑残的90后发愁。

        在这样的考虑下,我只能做广告。单纯追求技术的纯熟,留下自己的思想,我可以选择说或者不说,但至少不要花纳税人的钱强迫大家掏钱去影院看。

        忽然想起李少红,其实在我看来她是不该承受这些骂名的,电视剧虽然调子怪怪的,但有用心在做,从特效到美术都很用心。就像很多烂片一样,我们也不能全部枪毙,比如《刺陵》还是有可以圈点的效果的,技术人员值得表扬。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导演,明明没有能力驾驭一部电影一部名著,为什么还要做?你完全可以拍摄一些别的对社会更有贡献的东西,即便是一个烂广告,它至少有它的价值。

        但一部烂电影除了被人唾弃然后遗忘,毫无价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成人礼 2011-09-16
    遗憾 2009-09-16
    我爱你 2007-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