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2

    穿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80397538.html

        每次听老歌都有穿越之感。那时我还是一枚脆弱纤细的少女,手指头细细白白的,听AIWA牌子的随身听,磁带无非就是孟庭苇许茹芸许美静,粤语的陈慧娴和彭羚。

        有时候也听电台,丫丫看天下,篇篇情,相伴到黎明……我躲在房间里烤暖气灯,膝盖捂得出汗,捧着陈染或者林白的有关性觉醒的书,深深为处女身份感到自卑。

        床头有很多书,黄黄的书页,有的看一半有的才开头,很高的床,爬上去就再也不想下来。

        那个时候若喜欢了什么人,就开始想象我们会怎么分手,会怎么惨痛欲绝,然后听着歌,就真的觉得是这么回事了,哭湿一片。我从小就是个悲剧至上的小孩,表现在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我看了五遍,四大喜剧只看过两遍。还有小人书,里面画着哪个小孩死掉了,一片血红,我就拿着那页全是血的插画在阳光下一直看一直看,只觉得什么都没意思,因为我们都会像书里面的人一样死掉,那瞬间觉得所有人都蛮可笑可怜的。

        那时候男生喜欢我都是因为我身上有种什么“忧伤”什么玩意儿的,他们写情书告诉我要拯救我要给我看光明世界什么的,觉得我是EVA里的凌波丽,那时候的男生都还是英雄主义的年纪吧。那时候我是残忍的坏人,大约我那时还没学会爱一个人是怎么回事,有蛮好的手段和眼神,晓得什么时间点给出微笑和轻语是有杀伤力的。那时候我很会哭,屁大点的事就可以梨花带雨,很好用的,这招在当年没过时的时候很好用。

        后来我明白了你要真的爱什么人就别给人添乱,真的爱什么人不是以让对方爱你为目的,而是真心希望他能幸福喜乐。瞬间长大,觉得自己很伟大,一个少女是不会很伟大的。

        我从未怀着说“最好我以前的爱人都过得好惨”的想法,他们和我生活完全没了交集,希望他们走好自己的人生。我也从未期待在什么什么街口遇见曾经的爱人,四目相接什么的,真恶心千万不要发生。我有在很认真地爱人,虽然并不肯定是否也被同样认真地回爱,但没关系,既然这件事能够让我变成熟变更好,为什么不继续呢?

        我的爱人并不完美,我也不会瞎了眼般说他哪儿哪儿都好,我很清楚我是如此的一个变态,能够有人让我停下脚步去关注去付出去聆听已经是件了不得的大事了,真的无需渴盼太多。爱是可以开发出人类许多潜能的神奇物质,等着被开发被探索,发现另一个完全不知道的自己。

        事实上我们所有的判断所有的情感皆从自身出发做预设做推测,或许真相残忍而无趣,但身而为人,在我有生之年只要还一息尚存也愿做一个有信仰的人。我愿相信爱情,或者仅仅是相信这个人,他的身体可以拥吻他的思想可以读懂,比起宗教的虚无缥缈,政治的瞬息万变,不是要好上万千倍么?

        但同样,你所信仰的人伤害了你你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一切……这种情况下也许你会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选择信仰些别的?宗教也好政党也好,至少不似爱人那般独一无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