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10

    做个妖怪--get a fever - [开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8193229.html

        大家年纪越大越往妖怪的门道上靠,不同的人,极端的方向不同,妖异化程度不同。我看到那个已经在我们这群人里攀上顶峰的就是妹妹了,我死赶活赶在后面赶,可惜,差距阿~~

        我来定义一下“妖怪”,它high得起来,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内里阴毒邪恶的念头却永不休止。它可能是温和的可能是上进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它不异被察觉。它没有物欲没有性欲,但是它仍然会像普通人类一样追逐它们只因为它们能带给它短暂的快感。它厌烦,厌烦,对这世界厌烦透了却还要装做很欣欣然地附和它。它经常感到孤独,但没法说,身边都是异类,无法听懂它的厌烦。它期待有些有趣味的,超出它想象的事情发生,可是很不幸没有,于是它等待死亡能带来点刺激,可是它总死不了。

        我没有变成一个妖怪是因为我经常要get a fever,比如今天打开电脑我看见我一个多月前写的小文章,吓了一大跳,原来当时脑子烧成那样了。四个月前也烧过一次,8个月前也烧过一次,看来这个fever是有周期的。

        说实话我厌烦了爱上什么人,于是总要在之前或者之后找出点特别的新鲜的,冠以“我第一次……”之名给自己找点刺激。结果high到了自己吓到了人家,看着别人因为我的壮烈而犹豫时我每每内心冷笑不已,管他是谁我心想:怎么一个个都这么拿自己当人?我说你就信?没劲透了。

        也真很难遇到一个人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并且沉下心来帮我一块儿做番分析,或者不是他们不想而只是没有能力与我站在同一高度来看待问题。这样,仍令我嗤之以鼻,我厌烦弱者。有的时候你能够明显地从一个人对你的判断中看出他的水平,我也很想抛开这些条款好好进去爱一回,可是不行,挑剔和分析没完没了。我自恋得没完没了。

        妹妹得道成了妖,我还是那个半吊子小青青,难脱俗世。明明知道人类脏还要挂念。

        我何尝不想跟着一起俯瞰人间,不过不忙,时候未到呢吧,待我多经历几个“第一次”也就真的烦透了臭烘烘的地面,那时候我再吃把升天的仙药也不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修罗界 201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