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15

    流离 - [开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8291949.html

        来到太原,一片荒芜,爹说这里除了灰尘就是假货,不错的。

        我的书和可爱的zl一直在我边上,旅行变得充满趣味。我们住在一个象精神病院一样的地方,大家都穿奇怪的大衣服大裤子,走来走去。所有的人们眼里神态里都写着懒散二字,我们从开始鄙视他们的智商转为降低要求成为他们的同类。

        汗流浃背在高温房做俞加,跑去黄沙堆里睡大觉。我的肚子持续疼痛,但是无所谓的,身边一群不到十岁的小朋友,笑得很疯。于是开始规划国庆节的活动,我要去看天文台的,要去山顶的教堂的。好心的摄像小朋友答应让出他的房子给我们玩,我觉得一切就像书里面写的那样充满偶然和冲动。

        我们怎能不冲动?

        于是我逐渐喜欢上与不同人共处但保持距离的趣味,每个人都有他神经质和独到的一面。我每发现一次不平凡的表现我就暗暗欢喜,每个人都无法细细归类,一个天真的女孩子可能说出最刻薄的语言,一个淫荡的男孩子却可以为心爱之人赴汤蹈火。处处矛盾,我放弃定义,流离失所。  

        我的工作则更像履行为人的义务,我想如果我拥有一份普通的爱情,我会同样尽力去履行这项义务。义务的事情必须执行,这是我慢慢发现的,而真正令人激动不安的永远是这种“在路上”的兴奋,无法预测,无法定义,超出人们的常识,没有习惯和经验,仅仅是本能的冒险。

        我迷恋冒险,忽然之间觉得为此可以放弃所有,义务也好安逸也好,为了那个能够令我振奋的今后,我甘愿统统扔掉。否则生活实在太无趣味,不如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