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1-01

    寅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rednurse2007-logs/95319868.html

       据说爸爸出生在寅时。

        元旦是在九球打到头痛去重庆洗脚城捏了脚看着音乐颁奖超想K孙楠的歌然后冲去歌城发现处处爆满的状态下度过的。我们三个百无聊赖,总是找不到第四个人搓麻将斗地主,就撺掇他们快找女友或者赶紧把外地女友弄过来凑一桌。

        最近我们都迷上了玩具,手办、兵人、模型……我负责手办,另外两位一位爱兵人一位爱模型。决定收集海贼王的手办,以及一些电影手办,放在机房相当张扬了。节里也不太平,去趟文庙吧,我想帮M找个罗宾的,顺便自己再找下蝙蝠侠里那个小丑。

        有点久违要跳舞的冲动,才明白,想要舞蹈不是真心因为欢乐。那段日日笙歌夜夜舞蹈的年华,果真是因为空虚。摇摆身体,宠爱自己,我是不缺爱的人,生命却总耗费在拒绝。那些无用的褒扬可以屏蔽,宁可独自行走空荡街道也不要携空荡之人。

        你知道么,烟雾中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无论当下是多友爱的什么人,面孔摇晃,声音上扬,和你讲要多赚钱生活美好,都暗暗觉得那是在放屁。还是笑着喝水,讲故事,附和,想扔个炸弹让大家都消失,放我一人静静吃喝吧。人,真的好容易被厌倦。

        我们会遭遇到那种你无论走到哪里都放不下的人,那种你看着日出看着美景跨年倒计时生日吹蜡烛时特想告诉他你有多希望他在身旁的人,但那人未必不是日后你坐在他对面也恨恨地想用AK47爆他头的那人。我有时觉得这很好,在内心广阔的冷色调里终于有点橘红色可以证明我也是个有情怀的人类,有时竟也会觉得这点对比色分明是破坏了整体的。若没有橘红色,我该可以成长为一名多么背离规则的流浪者啊。

       我不要翅膀,飞翔是件太不靠谱的事情。我所仰仗的是我的双脚,行走、奔跑,一路冲向我所热爱的方向。那里有芬芳和微风,那里可以是希腊、蒙古、威尼斯,也可以是金星、火星、冥王星,或者是一段梦境的长度,一个孩子的心里。

        2011,倒计时还剩下一年,生命不要停止不要停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9多得你 2009-01-01
    我很好 2008-01-01